当前位置: 首页 > 农村研究 > 田野日志

扎根土地访历史 不忘初心“寻梦人”

作者:曹梦云  责任编辑:于佳佳  信息来源:中国农村研究网  发布时间:2019-09-05  浏览次数: 1267

扎根土地访历史 不忘初心“寻梦人”

河南财经政法大学16级社会工作专业 曹梦云

我国是一个农民占绝大多数的国家,不管是革命时期还是在建设时期,农民问题都是中国的根本问题,而“中国的农民问题,就是一个土地问题”。土地问题的实质则便是国家与农民的关系问题。华中师范大学围绕农民、土地与国家的关系,以农民个体为访谈对象,针对合作化阶段,开展了一项农村调研活动。我对这个调研非常感兴趣,同时我也希望我能通过这个调查去了解合作化时期的历史故事,去锻炼我自己。因此我选择华中师范大学中国农村院的暑假调研项目,来到了我的老家——河南省信阳市固始县道超村进行调研。

我的老家是一个贫困村,年轻人都外出务工了,只剩下一些留守的老人。这些老人大部分世代以农业为生,一辈子都在与土地打交道。在调研期间,我通过询问村里的亲朋好友,去找寻符合条件的八十岁以上的老人们,与其坐下来进行交流与访谈,从而了解从土改结束到高级社的普遍建立这段时期的农村经营形式的变化,探寻那个时期合作化的演变过程、合作化时期农民的生产生活状况及其变化和农民观念的改变。我在回家的几天之中,走遍了我家小乡村的每一个角落去寻找愿意讲述其中历史故事的老人们。

能写善算党性高的老会计

我寻找到的第一位老人,是一位曾经在合作社担任过会计的老人。因此,他对于那个时期的故事和具体数据了解地非常清晰。在访谈期间,对于我的所有问题几乎都能回答出来,甚至对于有些太过久远的事情,在短暂的回忆之中都能说出其中的模糊印象。他告诉我,他因为上过几年学,能力还算是可以,所以当时选了他当会计。因为担任会计,所以他家在合作化时期的日子还算是比较好过的。而有的人家却特别困难和可怜,老人嘱咐我要好好学习,珍惜现在的生活,大赞现在的生活比那时候要强上千万倍。他知道跟共产党走方可让农民当家作主,从互助组成立时期的大伙儿一同收工的热闹,后又成立了土地归堆、牲畜归堆、人更要归堆的初级合作社的集体,直至到了人民公社时期,老人一直都是当时的先行加入者,他甚至在访谈过程中说道:“我相信国家,相信毛主席,国家让我怎么干我就怎么干”。

撑起家庭半边天的“顶梁柱”

我寻找到的第二位老人,是我奶奶的好朋友。据她的讲述,她十六岁嫁到此地来,除了最开始几年过上了还算是不错的日子,后来的日子就不想再提,一提就想哭。土改的那段时期,她的丈夫因病卧床,老爷爷瘫痪了,家里就只剩下她和她的婆婆可以下地干活,家里还有六个小孩儿等着要喂养。家里的粮食实在不够吃,她就去旁边的村子里去要饭,找其他人家要点粮食勉强度日,就是在这艰难困苦的日子里,她的一个女儿也因此在两岁的时候活生生饿死了。她告诉我,那时候这个村子里只有他们家是这个姓,也没有人能帮她家,也没有什么亲戚朋友在这个村子里,所以那时候实在饿得时候,这野草野菜吃过不说,就连那树皮也吃过。

受屈仍尤志坚的“地下老英雄”

前两个老人的访谈进行地很顺利,让我对接下来的访谈抱着很大希望,但是接下来连续拜访了三个老人都惨遭拒绝,他们有的耳朵已然听不清了,有的对当时的事情已经基本忘却透顶了。就在我很是失望的时候,接下来拜访的这位老人接受了我的调研。在聊天的过程中,我得知这位老人是曾经参加过地下共产党的老人,可惜在文革的时候被批斗了,从而就一直在乡村务农。直到现在他已经八十有四了,上面方开始收集资料,为他开始翻供,提供补偿金。这位经历了新中国成立的“英雄”对我的农村调研很是感兴趣也很热心,甚至在我感觉访谈时间太准备暂停让老人休息的时候,他都表示不在意,要陪我把剩下的问题都问完。

在这几天,我就只找寻到了三位老人愿意接受我的采访。虽然没有达成四人的成就,但我还是很开心的,至少我了解到了我从未知道的故事和村庄历史。在交谈过程中,我们了解到了合作化时期老人们的不易与国家土地政策的变迁所带来的巨大影响。从三位老人的讲述中,我得知了那个年代的不易。他们大多都是在土改前没有土地,靠的就是给地主或者富农打包工才能基本维持家庭生存的粮食,在土改之后才分得了自己的土地。他们表示当时整个村子里的人对于互助组和合作社的成立都具有很高的积极性,认为国家政策不会亏待他们的,甚至在土地后来被收归集体的时候也并没有任何的怨怼。在评价时,更是对互助组和合作社具有极高的赞赏,认为其大大提高了耕种效率,在一定程度上客服了单干的难题,对当时的农业发展有着极为重要地推动作用。

资料整理展功夫 识音录字萃精华

在后期的整理过程中,我才发觉最困难的时刻莫过于整理,由于手机录音,而且旁边会有其他人的杂音,所以边听录音边整理格外困难,甚至有些录音部分根本听不清楚,只能根据回忆去猜测大概是说了什么。在整理的那段时间里,我最开始因为耐心不够,四天才能整理完一个老人的采访,但经过第一个和第二个老人的整理,第三个老人的录音整理我开始得心应手了,速度也随之增加,似乎我的耐心在磨练之中也更加具有耐力了。在整理完三个老人的采访之后,我的骄自豪感倍增,就连呼吸的空气都感觉更清新了。这种感觉是无法描绘的。

每整理完一个老人的访谈,都让我的内心受到更多的触动。农业合作化运动艰难缓慢地推动、老人们不畏险阻的吃苦精神以及农民对于国家政策的无比信任都让我不禁为之震撼。那个时期的艰难困苦是身处于新时代的我们难以想象的,我们只有奋发去铸就一个更加美好的时代方可不辜负这些老人们的付出。“中国梦”的实现正是靠着这一步一个脚印助推而来,而农业的发展更是由着一代一代人的努力筑梦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