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专题研究 > 妇女研究

论农业合作化运动中的妇女动员工作

作者:武 菲  责任编辑:中农网  信息来源:《中共青岛市委党校.青岛行政学院学报》2018年第2期  发布时间:2018-07-08  浏览次数: 849

【摘 要】农业合作化运动开始后,随着农村生产规模的扩大和多种经营的发展,劳动力不足的问题开始突显出来。因此,动员占农村人口半数的妇女参加生产,成为农村妇女工作的一项重要任务。当时动员妇女参加生产的主要途径有:一是革除农村中存在的轻视妇女的封建残余思想和落后风俗习惯,以及妇女自身的落后观念;二是发挥榜样的带头作用;三是实行男女同工同酬,激发妇女劳动热情;四是建立托儿互助组织,解决妇女生产的后顾之忧。最终,妇女通过参加生产劳动,逐渐提高了自己的家庭和社会地位。

【关键词】农业合作化运动;妇女;动员

 

中国共产党始终重视妇女工作,并不断领导妇女通过自身努力争得解放。在土地革命战争、抗日战争、解放战争、土地改革运动中,妇女都发挥了重要作用,显示出了自身的力量。农业合作化运动开始后,随着农村生产规模的扩大和发展多种经营,劳动力不足的问题开始突显出来。动员占农村人口半数的妇女参加农业生产,便成为了农村工作的一项重要任务。

一、“妇女是一种伟大的人力资源”

动员妇女参加生产是解决当时劳动力不足的一个重要途径。在《中国农村的社会主义高潮》一书中,毛泽东为《发动妇女投入生产解决了劳动力不足的困难》一文所写的按语中写到:“在合作化以前,全国很多地方存在着劳动力过剩的问题。在合作化以后,许多合作社感到劳动力不足了,有必要发动过去不参加田间劳动的广大的妇女群众参加到劳动战线上去。这是出于许多人意料之外的一件大事。过去,人们总以为合作化以后,劳动力一定会过剩。原来已经过剩了,再来一个过剩,怎么办呢!在许多地方,合作化的实践,打破了人们的这种顾虑,劳动力不是过剩,而是不足。有些地方,合作化以后,一时感到劳动力过剩,那是因为还没有扩大生产规模,还没有进行多种经营,耕作也还没有精致化的缘故。对于很多地方说来,生产的规模大了,经营的部门多了,劳动的范围向自然界的广度和深度扩张了,工作做得精致了,劳动力就会感到不足。这种情形,现在还只是在开始,将来会一年一年地发展起来。……中国的妇女是一种伟大的人力资源。必须发掘这种资源,为了建设一个伟大的社会主义国家而奋斗[1]而在广大农村中,群众也在现实中逐渐认识到了动员妇女参加生产从而解决劳动力不足的重要性。山西省平顺县的李顺达农林畜牧生产合作社“在一九五一年(那时还是互助组)还感到劳动力有很多剩余。一九五二年春天订了三年生产建设计划、着手进行农田基本建设工作、开始向农林牧多方面地发展生产之后,他们就感到原有的劳力不够用了。这样,他们社里就有更多的妇女参加了生产;一九五二年妇女在社里做的劳动日,占全社做的总劳动日数的百分之三十以上[2]

在农业合作化运动中,党和政府始终坚持男女农民一齐发动的方针。19534月召开的中国第二次全国妇女代表大会上,中华全国民主妇女联合会副主席邓颖超在开幕式上作题为《四年来中国妇女运动的基本总结和今后任务》的报告,指出今后妇女运动的中心任务是大力发动和组织广大妇女群众,充分发挥潜在的劳动力量,参加工农业生产和祖国各方面的建设[3]

1955年农业合作化运动进入高潮之后,动员妇女参加合作社,参加生产劳动的任务便尤为迫切。中华全国民主妇女联合会副主席章蕴在《人民日报》发表文章《农业合作化运动中必须贯彻执行男女农民一齐发动的方针》,批评了许多人对妇女群众的社会主义积极性估计不足看不见妇女在发展和巩固合作社中间的作用,看不见妇女的巨大的潜在劳动力,因而不去有意识地发扬妇女的社会主义积极性,积极地领导妇女和男农民一起前进。因此,她指出,妇联必须克服领导远远落后于群众的现象,一定要在党的领导下,率领着亿万妇女群众,成为党完成农业的社会主义改造中的一支巨大力量[4]

二、动员妇女参加生产的基本途径

(一)革除农村封建落后传统观念

1. 宣传婚姻法,让妇女走出家门

在当时的广大农村中,还存在着许多阻碍妇女参加生产劳动的封建残余思想和落后风俗习惯。人们深受传统男尊女卑落后观念的束缚,普遍存在着轻视女性的现象,女性在家庭和社会中的地位非常低。人们甚至认为女性不应该出去抛头露面,就应该在家里操持家务、围着三台(锅台、灶台、碾台)转,甚至轻视家务劳动。要动员农村妇女走出家门参加农业生产劳动,就必须首先革除这些落后的观念和风俗习惯。1950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颁布实施,其中第八条规定:“夫妻有互爱互敬、互相帮助、互相扶养、和睦团结、劳动生产、抚育子女,为家庭幸福和新社会建设而共同奋斗的义务。这在客观上为扫除阻碍妇女参加生产的障碍提供了依据。1953年,在全国范围内开展贯彻婚姻法运动,在《贯彻婚姻法宣传提纲》中指出实行婚姻法,对于整个社会国家有极大好处。因为:实行婚姻法,可以解放占人口半数的妇女,使他们积极参加工农业生产,推进工农业的大规模建设。同时,实行婚姻法,可以使人民内部,尤其是男女人民内部更加团结,大家协力同心建设新中国[5]

贵州省贵筑县乌当乡的妇女在宣传婚姻法运动后,改变了过去不下田生产的习惯。当地的旧风俗是妇女不做田里活,只做家务事,最多种点吃菜的园子,很少参加社会活动。否则人家就会骂她们是山蛮婆儿马婆’”[6]但是,自从当地开展了宣传贯彻婚姻法运动,宣传男女平等的观念后,乌当乡的很多妇女都加入了互助组,而且生产劲头很大。麦穰村高昌嬴互助组新参加的八个妇女,还订出了生产计划,一致提出保证要在今年下田生产中,学会割秧青,插秧薅秧等活路,坚决打破妇女下田、天旱三年的封建迷信思想。……麦穰村伙开了一口水塘,全村三十多个妇女都参加了劳动。妇女们不但抬土筑塘,还下到塘中戽水。青年妇女石宽荣、杨玉翠回忆过去时说:“先前大姑娘那个肯来捞脚挽手地戽水修塘啊!那时,照现在这样,准有人骂,谁家的姑娘这样义巴(不懂规矩、作风不正派的意思)。农民高明德就接过来说:“现在大家才晓得婚姻法的好处。单讲开这口塘,要不是妇女参加,单靠男人起码也得多干五天[6]

2. 对妇女进行政治思想教育,清除妇女落后观念

当时的农村妇女普遍存在着个人主义、分散主义等落后观念,要实现农业合作化,就必须对妇女进行政治思想教育,以提高她们的思想觉悟。

一部分妇女在加入合作社时思想上存在顾虑,怕入社后吃亏;怕搞不好会减产;甚至怕小毛驴入了社,走娘家不方便……”[7]对于妇女们的思想顾虑,农业生产合作社结合建社时每个阶段,反复向妇女解释,使她们了解农业生产合作社的性质和具体问题的处理办法,并且要尽可能发动她们参加制社章、定计划会议,加强她们的主人翁觉悟。建社中能把发动妇女的思想工作做的深、做的透一些,对建社后发挥妇女生产积极性是有极大作用的[7]西张耿农业社生产合作社及时纠正了建社时忽视对妇女的思想发动的做法,进行了全面的补课教育,特别加强了对妇女的政治思想教育,使它与各个时期的生产活动紧密结合。这种做法收到了实际的效果,妇女参加生产的人数显著增加。[7]

由于长期、分散的个体小农生产方式,农民特别是农村妇女普遍缺乏集体主义观念,在参加生产的过程中,经常出现个人利益与集体利益的矛盾。当妇女在参加生产中接触到具体问题时,个人利益与集体利益的矛盾经常地冒出来。从各地妇女参加农业生产合作社后反映出来的问题来看,妇女中单纯为了挣分的经济观点很浓,贪图小利、不爱护公共财产、不团结等情况也比较普遍地存在着。西张耿农业生产合作社的妇女在棉花选种、治虫、摘花等工作中也表现了个人利益与集体利益的矛盾[7]西张耿农业生产合作社认识到要妇女们很快地变成毫无自私自利打算的集体主义者,原是不可能的,问题是怎样经常不断地向她们进行政治思想教育[7]因为在政治思想教育这一环节上加以重视并积极开展了工作,妇女们逐步从不关心社到热爱社,从不爱护公共财产到把社的利益放在个人利益前面。同时,更重要的是生产活动,有了政治思想工作做基础,就大大地推动了生产的发展。西张耿农业生产合作社,今年获得大面积丰收是与加强了对妇女的政治思想教育工作,从而发挥了妇女的生产潜力是分不开的[7]

有的合作社采用发动和吸引妇女参加社内各种会议的方法,对妇女进行政治思想教育,提高妇女政治觉悟。例如,陕西省大荔县马廷海农业生产合作社的女社员都积极参加社内的各种会议。每十天开一次的社务会议,三个妇女委员经常参加,每月开一次的全体社员大会,大部分妇女社员都参加。有些妇女比男人还到得早,又敢发表意见。妇女参加会议,一方面参与了全社各种事情的讨论,另一方面也可以受到教育。开社员大会时,有时也讨论妇女问题。去年夏天社内发现妇女有依靠男人的思想,带工要男的领导,评工时也要男干部参加。这时农业社就发动妇女专门学习了人民日报过去发表的关于妇女争取同工同酬的一篇通讯———‘劳动就是解放,斗争才有地位,大大激发了妇女社员的独立自主思想,提高了女社员的生产积极性[8]

3. 将参加生产劳动与妇女的彻底解放结合起来

在农业合作化的宣传动员中,有意识地将妇女加入合作社、参加农业生产与妇女的彻底解放联系起来,认为由于以小私有制为基础的小农经济在我们国家还占着很大的优势,所以大多数农村妇女至今仍然完全被束缚在分散细碎的家庭劳动中,经济上不能独立,聪明才智不能充分发挥,她们在家庭中和社会上的地位实际上也不能同男子完全平等。”[9]所以妇女只有同男人一样参加劳动,才能获得经济上的独立,摆脱对男人的依赖,才能获得与男人平等的地位,不再被人轻视,从而获得家庭和社会的尊重与认可。

1953年3月,《人民日报》发表《为农村妇女参加生产开辟广阔的道路》一文写到,农村妇女的最后解放,是要靠国家工业化和农业集体化才能得到的。农业机械化、电气化了,妇女才能更广泛地更愉快地参加各种农业劳动;农业集体化了,妇女才能更充分地表现出自己的力量。现在,办好了的农业生产合作社就已经无例外地显示了它们能够把更多妇女吸引到农业生产中去,它们能够显现出女劳动力的劳动的价值,能够提高妇女在家庭中和社会上的地位。农村妇女应当努力支援国家工业化,努力参加、巩固和发展互助合作运动。”[2]这充分说明了妇女参加农业劳动与妇女的最后解放之间的关系。而当时“有些妇女说:‘讲什么男女平等,就是让我们劳动,有什么好!’问题就在于男女能平等的共同劳动,才能平等的共同享受;如果仍然吃人家的饭,当然就该属人家管了,那里还能谈到男女平等呢!”[10]

妇女通过参加生产劳动获得解放的观点,被全国各地的生产合作社里的事实不断地证明着。我国主要棉烟产区河南省的农业生产合作社里,棉花和烟叶的技术管理工作,已经基本上全部由妇女去做。社里养鸡、喂猪等副业也大都由女社员经营。著名劳动模范辛自修领导的农业合作社里,女社员们在一九五四年养鸡喂猪的副业收入达到两万多元。黑龙江省泰来县东翁根山村第一农业合作社有十三名女社员参加各项劳动,节省出男劳动力,扩大了耕地三十垧。江西永新县著名女劳动模范李页俚领导的农业合作社中,妇女劳动力占全社总劳动力百分之五十。全社社员一年共做了五万二千多个劳动工分,其中妇女所做的有两万一千多工分。由于发动了大批妇女参加社内劳动,这个合作社提前完成了春耕、夏收、秋收等各种任务。不仅如此,在农业合作化的战线上,还出现了大批妇女领导骨干,她们毫无愧色地担当着合作社的组织者和领导者的任务。据江苏省五十七个县和十个市郊区的四千一百三十一个农业生产合作社的统计,妇女担任正副社长的有四百二十一人,担任社务委员的有三千一百七十人。河南省鲁山县一九五四年秋收前建立的一百二十三个合作社中,每个社都有女社长或副社长。这一来,她们在家庭中和社会上的地位完全改变了:以前她们是单纯的繁琐家务的奴隶,现在她们成了真正自由的公民;以前她们是男子的简单内助和附属品,现在她们成了真正同男子平等的社会成员和劳动成员。公婆丈夫对她们的虐待变成了尊敬,社会上对她们的轻视变成了真心的赞扬[9]

(二)榜样的力量

1. 以苏联妇女为榜样

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建国初期,中国的社会主义建设是以苏联为样本,广大妇女更要以苏联妇女为榜样,为国家建设事业做贡献。早在1950年,《新中国妇女》杂志的《工农妇女常识课本》第三十六课介绍了《幸福的苏联妇女》,其中写道:“世界上的妇女,要算苏联妇女顶幸福,因为她们已经彻底解放了。苏联早就废除了男女不平等的制度,取消了对妇女的一切限制,她们和男子同样的管理国家、做工作、受教育、得到休假和报酬。……农村妇女在政治上和文化上都有很大的进步,在建设集体农场中,她们出了很多力,有二十万妇女是集体农场的主席和队长,有些成了优良的拖拉机手[11]

1952年,中共中央派出一支以农业劳动模范为主的中国农民代表团,对苏联进行了为期三个半月的参观访问。代表团回国后,对苏联的农业集体化进行了广泛的宣传,包括苏联妇女在集体农庄中的幸福生活和她们参加劳动生产的情景。

山东省的女劳动模范郝建秀说:“苏联妇女是受到社会的尊敬的,因为她们和男人一样的参加劳动。在莫斯科铁路机务段里,就有百分之四十的女工,她们和男人一样地扛着大铁锤、洋镐修理铁路。在城市里,到处可以看到女建筑工人在造房子和修马路。其他如针织厂和集体农庄,那妇女参加生产的就更多了。我们到处都可以看到胸前挂满了勋章的女劳动英雄[12]

黑龙江省的女劳动模范郭玉兰描述自己在苏联集体农庄参观时的情景时也说:“在赫鲁舍切夫集体农庄参观中,给我印象最深的是苏联妇女劳动的本领,她们真是样样工作都和男人干得一样带劲儿。在这个农庄的各种工作中妇女占百分之七十,她们不仅干着一般的活儿,还担负着领导工作。这个农庄里七个农学家中,就有三个是女的,她们领导着田间生产队和工艺作物小组,她们作着育种、杂交、提高产量等研究工作,还替庄员门上课。……我想中国将来也会有女农学家在农庄里做这些工作。同时,她还讲到苏联农村妇女有高度的劳动热情和创造性,也是最爱护公共财产和严格遵守劳动纪律的。”“在开展社会主义劳动竞赛中,妇女们特别积极。在每个农庄的果园生产队、田间生产队门口,都悬挂着庄员们的生产成绩和记录。谁的成绩高,大家都来和她交流经验,谁的成绩下降,小组长就来帮助她找原因想办法。因此妇女们都一心为提高生产记录而努力。在赫鲁舍切夫集体农庄里十七个社会主义劳动英雄,其中就有十三个是妇女[13]

2. 向身边的榜样看齐

在农业合作化运动中,党和政府一直注重典型示范,推广经验。动员妇女参加生产也同样如此。中共中央农业部在1952年先后奖励了两批1951年度的农业生产模范,其中包括七名妇女丰产模范。她们是:山东省广饶县全面丰产模范李田英(她所领导的农业生产合作社获得全面丰产模范的光荣称号),川西区大邑县水稻丰产模范冷月英(她所领导的互助组被评为水稻丰产模范),苏北区睢宁县小麦丰产模范崔玉霞(她所领导的互助组被评为小麦丰产模范),辽西省梨树县大豆丰产模范李竹青,浙江省临安县水稻丰产模范蓝陈香,广东省兴宁县水稻丰产模范何四祗和苏南区溧阳县育蚕模范黄庆芳。妇女丰产模范的事迹充分证明“新中国的妇女已经挣脱了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制度的奴役和压迫;已经在政治上、经济上、文化教育上及社会生活中获得了与男子完全平等的地位;已经有权利和男子完全平等地参加到祖国的建设事业中,并受到同样的重视,能同样获得荣誉的奖励[14]

中华全国民主妇女联合会号召广大的农村妇女以妇女丰产模范为榜样,向她们看齐。妇女丰产模范们获得这样的荣誉,主要是由于她们发挥了高度的爱国主义精神,响应了政府组织起来的号召,参加和领导了劳动互助组织和农业生产合作社,因而能够发挥群众集体力量,运用群众集体智慧,提高了单位面积产量,创造了丰产记录。妇女丰产模范们的成功事迹,又证明了组织起来互助生产,比分散的个体生产对妇女解放事业更为有利[15]所以,广大的农村妇女也要向妇女丰产模范看齐,学习她们组织起来,参加生产,提高产量的经验。过去没有参加农业生产的妇女们,要积极地参加农业生产,不仅参加辅助劳动,而且要参加主要劳动。没有参加互助合作组织的妇女们,要积极参加合作互助组织,树立劳动光荣和集体劳动的思想。已经参加合作互助组织的妇女们,要更加发挥集体互助的精神,巩固和提高原有的合作互助组织,努力学习生产知识和先进技术,提高劳动积极性和劳动效率[15]

随后,她们的事迹被广泛宣传。《新中国妇女》杂志专门介绍了各位妇女丰产模范的先进事迹。其中,崔玉霞带领其所在的互助组细心钻研,改良技术,选用了小麦优良品种,使全组旱地小麦产量,每亩平均达到三(百)三(十)六斤,超过当地一般产量一百多斤。崔玉霞和她的互助组以这样显著的成绩,接受了政府奖给她的金黄色的爱国丰产奖章,和奖给互助组的爱国丰产奖状和奖金。”“农民张希贤说:‘我过去认为单干也能做活,现在看了崔玉霞互助组的好处,回去后一定要参加互助组,争取丰产,向崔玉霞看齐’”[16]

(三)实行男女同工同酬,保障妇女权利

在互助组和合作社的生产中实行工分制,男女农民都是评工记分,按劳取酬。为激发和保护妇女的劳动热情,1953年发布的《关于发展农业生产合作社的决议》中提出:“男女劳动力应该按照工作的质量和数量,实行同样的报酬(例如:在同一工种中,妇女如果和男人做同样多和同样好的工,她所得的报酬必须是和男人相等的;劳动超过男人的,报酬也同样超过;劳动比不上男人或只达到男人一半的,报酬也照样减少)[17]但是,在实际的农业生产中,实现男女同工同酬,是妇女通过自身不断争取,人们逐渐承认妇女劳动能力的过程。例如,陕西省大荔县的马廷海农业生产合作社是全国著名的合作社,在一开始也并未很好地执行男女同工同酬的政策。1952年的夏收中,给妇女劳动记了分,但工分评的低,实际工资也低。如男的一般每天都评到十分,同等劳动的妇女则评七至八分,男劳力每工(十分)是七升麦,妇女却是五升麦。因此有些女组员说:把我们当半个人,谁还愿意下地呢?这期间,男的急于要组织收麦,又要间棉花苗,农事很忙。但如何解决妇女劳动报酬,进一步发动妇女下地问题,一直未引起组里人们注意。当间二次棉花苗时,只有侯玉琴等三个人勉强下地,积极性不高。直到棉花满地开白了,妇女还是迟迟不动,在无可奈何的情况下,领导上才商量决定了拾六斤棉花给一千元的初步定量办法,刺激拾花的积极性。最终,一个事实教育了大家,妇女石秋香,身体结实又一贯好劳动,到地里浇水、割麦、迴洼子都能干,给她评了九分;而有些劳动力弱的男子如张汉英等,按照实际劳动情况,分别评成七分或八分。这样不论对男女组员都按他(她)实际的劳动来评分。从此开始了第一次和男组员取得了同工同酬。”“为了鼓励妇女社员们更高的劳动热情,社里记劳动日时,应注意把妇女社员的劳动日分开记,并在每个生产季节后,将女社员的劳动日公布一次,以便她们自己和社会上都知道妇女的劳动成绩[8]

(四)重视解决妇女在生产中的困难

在妇女参加农业生产的过程中,不可避免地会出现生产劳动与家务劳动之间的矛盾,尤其是农忙时孩子无人照管的问题。为解决这个矛盾,让妇女安心生产,于是在农村中出现了托儿互助组织。例如,华北地区的很多农村随着农业合作化运动的逐步开展,托儿互助组织有了极大的发展。全区在1953年初有托儿互助组织两万五千多处,受托的幼儿达十三万以上,帮助十一万多个母亲摆脱了幼儿的拖累能全力参加生产。河北省托儿互助组织遍及一百二十八县,仅据一百二十二县的统计,就有一万八千多个组,比一九五一年增加了五倍多;受托幼儿八万多个,较一九五一年增加了八倍,使五万九千多个母亲能够腾出时间参加田间劳动。缓远省在一九五二年秋季,也已组织了一千五百多个看娃娃组,使三万多妇女安心参加生产[18]

华北地区托儿互助组织采用的形式主要有以下三种:“第一种是较定型的农忙托儿所,有固定的地址和褓姆,并建立了学习、卫生等制度。如山西屯留县西故村的托儿所,有专为孩子们布置的卫生室,还有各种玩具。这类托儿所一般是在农业生产合作社较有基础的村才能建立。第二种是半流动的小型托儿组。这类托儿组织在农事特别紧张时成立,地点是不固定的,有的是集中在褓姆家里,有的把孩子带到荫凉的地方玩,玩具自带。第三种是为应付突击任务而临时组成的托儿组。如山西省虞乡县义合同村在进行灭蚜运动时,组织了一个临时托儿组,由一个妇女看管着十二个孩子,将较大的集中到树下打秋千,较小的玩锣鼓等,使他们的母亲能去参加灭蚜的斗争,因而保证了灭蚜任务的顺利完成[18]

三、妇女地位的提升

经过一系列的动员工作,妇女被广泛地发动起来,积极参加生产劳动,加入农业互助合作组织。在1952年,全国参加农业生产的妇女约占农村劳动妇女总数的百分之六十左右,工作好的地区达到百分之八、九十。……一九五二年在生产上组织起来的农业劳动妇女,新区约占妇女劳动力总数的百分之二十左右,老区约占百分之四十到五十[3]然而,到了1956约有一亿二千余万农户的妇女,同男农民一起,参加了农业生产合作社,从事农业、牧业、副业生产,妇女们的劳动热情,空前高涨,劳动范围大大扩展,她们所得的劳动工分,一般地达到全社劳动工分总数的25%左右[3]“黑龙江、浙江、河南、湖南等地参加生产的妇女一般占妇女劳动力的80%左右,贵州省占90%以上。湖南省湘潭、宁乡两县去年参加生产的妇女比1955年增加二倍多。妇女们在各项农业生产活动中都很积极热情。河北、湖北、陕西等地在农忙季节妇女的出勤率都占80%以上。内蒙古自治区呼格基勒图农牧业合作社的女社员包管了全社近千只羊,使羊羔的成活率达到95%以上。许多妇女在生产中都学会掌握新技术,妇女所能参加的生产项目比过去大大增多。据浙江省三十一个县的统计,有九千多名妇女学会了使用双轮双铧犁,有九万多名妇女学会使用打稻机,还有不少妇女学会掌握抽水机。各地农村妇女还根据自己的体力、家务繁忙等不同条件,积极开展打麻绳、编草帽、作麻鞋、纺线、养猪、养鸡等副业生产活动。河南省鄢陵县妇女所从事的副业生产项目已扩大到三十八种。由于妇女积极参加副业生产,使合作社的副业收入增加很多。四川省新津县八一高级社今年家庭副业收入中妇女所创造的价值占全部家庭副业收入的96%”[19]

由于妇女在建设中显示出的巨大力量,妇女的家庭和社会地位普遍提高。妇女在家庭里一般地都能和男人共同当家作主,参与家庭经济管理。妇女在农业生产合作社里参加了领导工作,到1957全国756千个农业生产合作社中,有70-80%的社有女社长或女副社长,约计有50万余人,妇女担任社务委员及生产队长的,为数更多[3]

 

参考文献

[1]毛泽东文集.第六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9.458.

[2]为农村妇女参加生产开辟广阔的道路[N].人民日报,1953-3-112.

[3]中华全国妇女联合会.中国妇女运动重要文献[M].北京:人民出版社,1979.

[4]章蕴.农业合作化运动中必须贯彻执行男女农民一齐发动的方针[N].人民日报,1955-11-93.

[5]中央贯彻婚姻法运动委员会.贯彻婚姻法宣传提纲[N].人民日报,1953-2-251.

[6]任承华,邓锡球.贯彻婚姻法运动使乌当乡的劳动力增加了[N].人民日报,1953-4-43.

[7]不可忽视对农村妇女的发动和教育[J].新中国妇女,1953,(12.

[8]康增辉,刘绍业.马廷海农业生产合作社是怎样发动妇女参加农业生产的[N].人民日报,1954-2-22.

[9]积极发动妇女参加农业合作化运动[N].人民日报,1955-11-51.

[10]真正的男女平等如何理解[J].新中国妇女,1950,(16.

[11]幸福的苏联妇女[J].新中国妇女,1950,(9.

[12]郝建秀讲,刘馥桂记.我看到的苏联[J].新中国妇女,1952,(7.

[13]郭玉兰讲,朱小波记.苏联的今天就是我们的明天[J].新中国妇女,1952,(7.

[14]大量动员农村妇女参加合作互助组织继续培养更多的妇女丰产模范[J].新中国妇女,1952,(7.

[15]中华全国民主妇女联合会生产部.大量动员农村妇女参加合作互助组织继续培养更多的妇女丰产模范[N].人民日报,1952-6-152.

[16]爱国丰产模范崔玉霞互助组[J].新中国妇女,1952,(5-6.

[17]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农业委员会办公厅.农业集体化重要文件汇编(1949-1957[M].北京:中共中央党校出版社,1981.222.

[18]华北地区不少农村建立农忙托儿互助组织[N].人民日报,1953-3-312.

[19]农村妇女积极热情参加生产活动[N].人民日报,1957-3-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