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者文库

当前位置: 首页 > 学者文库 > 学者文章

顶天立地引跑中国农村发展高端智库

作者:邓大才  责任编辑:admin  信息来源:中国高等教育  发布时间:2017-11-03  浏览次数: 2535

【摘 要】紧紧围绕解决农村农民问题的国家目标开展研究,将国家需要作为第一目的。长期深入农村,跟踪农村变迁,用调查得到的事实和数据服务于国家决策。持续跟踪调查和专题调查以第一手、客观的大数据为党和国家建言献策。


资政服务具有极端重要的价值:它能够影响决策,推动中国的发展。作为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华中师范大学中国农村研究院长期将顶天立地作为理论研究的宗旨。所谓顶天”,就是紧紧围绕解决农村农民问题的国家目标开展研究,将国家需要作为第一目的;所谓立地”,就是以实地田野调查作为基本方法,长期深入农村,进村入户实地调研,跟踪农村变迁,用调查得到的事实和数据服务于国家决策。回顾研究院十年的资政服务工作,主要有四个方面的特点:

打造大数据,以最客观的事实建言献策

2006年,中国农村研究院开始尝试中国百村十年调查”,即在全国选择数百个村庄若千家农户进行持续的跟踪调查,以记录转型中的中国农村和农民。2008,“中国百村十年观察与民政部的基层政权和社区建设司紧密合作,通过抽样确定了全国301个村庄5000户的调查规模,“百村调查在民政部门的支持下已经进行8年的持续跟踪调查,取得了大量宝贵的第一手数据。大量调查报告呈送给党中央和国家有关部门,引起有关部门的高度重视。后来,我们与国家林业局建立了100个林改村庄的持续跟踪观察点;与国务院扶贫办建立了100个贫困村庄的持续跟踪观察点;受全国老龄办的委托建立了100个农村社区观察点。除了这些固定观察点的建设外,研究院还受中央部委的委托进行大样本的全国性专题调查。固定观察点的持续跟踪调查和大样本的专题调查以第一手、客观的大数据为党和国家建言献策。

参与大试验,以最先进的改革成果参谋决策

在大数据的打造过程中,我们注意到仅有大样本的调查无法解决国家亟需的改革创新问题,国家有关部门也希望我们能够掌握各地创新实践,引跑农村改革。鉴于此,2009年开始,中农院与广东省云浮市、东莞市、清远市及蕉岭县,福建厦门市,四川都江堰市,湖北恩施州、秭归县、巴东县,山东东平县等地建立了战略合作关系,参与地方政府的改革创新试验。主要做了如下几方面的工作:一是及时总结地方的改革创新经验;二是直接参与其改革进程,提供改革创新方案,将最新研究成果及中央有关部门的最新设想变成改革措施,先行先试,大胆试验。参与性改革试验取得了丰硕的成果,一方面,很多改革措施为国家部委所吸纳,如开展以村民小组为单元的村民自治、土地股份合作社、村民监事会等变成了国家的政策;另一方面,云浮市、秭归县、东平县等地成为国家的改革试验区,还有些地区成为国务院综合改革办公室的改革试验区。

做好大调查,以最深度的调查研究提供战略参谋

大样本调查、参与地方改革试验固然能够为党和国家建言献策、参谋决策,但是国家更需要前瞻性的重大战略研究。为了给党和国家提供更加前瞻、更加宏大的战略性资政服务,2015年研究院启动了两深工程”,即深度认识中国工程、深度研究中国工程。我们认为,不管是学界还是政府对于中国的认识,都受西方的理论和西方发展的影响,因此需要重识中国农村,研究中国底色,而且各地的底色可能不相同,在治理国家时不能一刀切”,要因地制宜。为此我们启动四大调查工程:一是七大区域的村庄调查。我们将中国分为宗族小农、长江小农、华北小农、东北小农、西北游牧小农、西南边陲小农、东南工商小农。每类小农调查60个村庄,这样就可以形成对区域小农的重新认识。二是对土地与农民六十年关系的调查,即农民的口述史调查,我们拟请1万名80岁以上的老年人谈土改,1万名老年人谈集体化,1万名老年人谈家庭承包,1万名老年人谈土地确权,通过这些口述史再现中国农村的改革发展历程,重新认识中国发展道路。三是家户调查,中国不同于欧洲的庄园制,也不同于俄罗斯的村社制和草原民族的游牧制,中国是一种家户制度,中国所有的政策、法律要以家户制为基点来设计,为此我们准备进行七大区域的农村家户制调查。四是惯行调查,农民很多行为都是在惯行规制下的行为,因此了解惯行、认识惯行极为重要。可以说了解了惯行就知道了治理,知道了七大区域的惯行就能够认识区域差异,有的放矢地推进区域治理。这四大调查都是深度调查、基础性研究,其成果能够为中国道路、中国特色提供理论支撑。

建设大平台,以最完备的系统提供资政支撑

一流的咨询服务需要一流的调查,更需要一流的数据系统。为了支撑一流的咨询服务,中国农村研究院建立了三大系统:一是中国农村数据库系统,数据库系统的目标是一库知农”,即进了这个数据库就能够找到自己所需要的材料。数据库系统包括四类材料,第一类是我们研究院采集的数据;第二类是近百年来各类农村调查的数据;第三类是地方基层数据,包括县志、乡镇志、村志及族谱、家谱、村庄档案;第四类是国外优秀的调查资料,主要是英国人对印度的农村调查、俄罗斯的农村调查等。二是中国农村村情系统。我们将全国60万个村庄的人文数据、自然数据全部纳入系统,中央领导及有关部门想看哪个村庄就能够看见这个村庄。三是中国农村智能决策系统。我们将所有大调查、大试验的数据全部纳入智能决策系统,根据需要进行仿真和智能决策。

通过四个方面的建设,我们不仅打造了学科平台,而且打造了学术团队;不仅有众多的应用研究成果变成国家的制度,还有不少原创性的学术成果问世。

首先是在原创性学术研究方面取得重大进展。一是提出了家户制理论,以区别欧洲的庄园制、俄罗斯和印度的村社制、草原民族的部落制,为解释中国农业文明提供了新的概念和范式。二是提出条件-形式分析框架,为中国农村村民自治的发展提供了理论指导,也为中国农村基层治理的发展指明了发展方向。三是关系-行为分析框架,这个框架的提出对重新认识中国、重新审视农民行为提供了新的分析工具。除此之外,我们团队还提出了自治单元”“单元政治”“产权政治等新的概念和理论假设。

其次是在咨询服务等应用研究方面取得瞩目成绩。目前中国农村研究院在第三轮教育部151个重点研究基地评估中,总分排名第一,咨询服务排名第一,学术研究排名第一,初步确立了在中国农村调查和咨询服务方面的地位。目前中国农村研究院还是中共中央办公厅咨询报告调阅单位,真正做到了顶天立地。当前我们已经建立了三天一报,五天一批的机制,即每三天向党和国家有关部门呈送一份咨询报告,每五天能够获得中央领导或省部长批示的一份报告。2008年以来,中农院累计向党和国家呈送报告429份。其中,2012年至2015年呈送资政报告271,165份报告被中央部委采用、转用和领导批示。

习近平总书记在哲学社会科学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以及七一讲话,让我们进一步明确了人生目标,看到了咨询服务的价值,坚信了对咨询服务的决心,我们期待通过平台建设和团队建设进一步提高资政服务的水平和能力,将中国农村研究院打造成为全国领先、世界一流的农村发展高端智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