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中农成果 > 中农研究

文化浸润:让美丽乡村从“面子”美到“里子” ——基于广东省蕉岭县文化下乡的调查与启示

作者:钟春梅 徐心园 李 鑫  责任编辑:高新水  信息来源:  发布时间:2021-02-24  浏览次数: 185

2018年中央一号文件指出:“深入推进文化惠民,公共文化资源要重点向乡村倾斜,提供更多更好的农村公共文化产品和服务。”长期以来,农村一直是文化建设薄弱地区,文化资源整合难、文化载体创新难、文化服务提升难的困境致使乡风文明建设收效甚微。为此,广东省蕉岭县立足地方实际,改革供给侧、对接需求侧,积极探索盘活资源、丰富内涵、创新形式的文化下乡新模式,以文化浸润让美丽乡村从“面子”美到“里子”。具体而言,以厚植文化底蕴为依托,以用活阵地设施为关键,以激发群众参与为核心,以涵养乡风文明为根本,充分发挥文化教育人、鼓舞人、凝聚人的作用,调动群众自觉、自主的参与热情,实现群众从文化建设的“旁观者”向“参与者”直至“主导者”转变,乡风文明蔚然成风,让广大乡村既保住了乡音乡韵,又注入了现代文明。

一、统筹不足,重建轻管,美丽乡村遭遇“文化凋零”
二、三链同构,聚能提效,以文化人涵养乡风文明
三、寻根溯源,与时俱进,文化浸润引领时代人心

近年来,蕉岭县大力推进美丽乡村建设,村容村貌焕然一新,但由于统筹不足、重建轻管,文化建设未能跟上步伐,美丽乡村有“面子”无“里子”。

(一)文化悬空,资源未能物尽其用

文化资源闲置,文化设施重有轻用,以致文化“软实力”难成为发展“硬支撑”。一方面,文化底蕴浅挖掘,传统文化待开发。蕉岭县客家文化历史悠久,围屋民居建筑、山歌民歌等地方文化影响深远。但大量山歌民歌没有剧本,完全靠老艺人的口耳相传,在年轻一代离村出村的大潮下,不仅传播断层,更面临传承失续的危险。另一方面,基础设施多闲置,文化场所待利用。在政府统规统建的推行下,农家书屋、综合性文化活动中心等公共文化设施迅速覆盖了全县各行政村,但在一阵热潮之后,因日常活动组织少、场地管理无专人,大量设施长期处于关门状态,闲置资源亟待盘活利用。

(二)形式守旧,载体未能推陈出新

文化载体是乡村文化与村民的连心桥,但建设中村民参与少、形式无创新导致文化“软连接”失灵失效。首先,政府主动,农民被动,供需不对口。长期以来,政府作为村庄公共文化资源的供给主体,几乎包揽了从文化设施建设到文化设施运营的全过程,但“齐步走”模式缺乏因村制宜的考量,造成政府主动、村民被动的低效供给局面。其次,设施单一,形式陈旧,作用难发挥。阅报栏等文化设施,仍然延续旧有思维,功能单一,涉及面窄,效果十分有限;部分村庄的文化广场、运动场等因年久失修,亟需维修改造和丰富拓展功能。

(三)机制僵化,主体未能尽其所长

由于管理机制不畅、激励机制缺乏,蕉岭县在开展文化建设过程中投入多但成效弱。第一,责任清单不明晰,管理者权力责任未统一。涉及要多部门共同协作推进文化建设的项目时,由于责任清单划分不明确,在文化建设中功能重叠、整合不够的问题并不鲜见,导致多头建设、多头管理,资源浪费、维护缺失难以解决。第二,培训制度成效弱,建设者专业技能未提升。当地在文化建设过程中,对基层文化工作者的培训往往流于形式,培训内容不对口、不精准,导致落实文化项目的基层干部缺乏一定的专业技能,开展工作力不从心。第三,激励措施难落地,参与者内在动力未激活。“大水漫灌式”建设模式下,文化下乡几乎完全依靠政府“输血”,“干部干、群众看”的尴尬局面屡见不鲜,且送到乡村的“文化大餐”往往不合村民口味。

为实现乡村“文化小康”目标,蕉岭县从盘活“存量”资源、对接群众需求、延长供给效能入手,充分激发乡土文化发展的内生动力,以文化人涵养乡风文明。

(一)广开门路,盘活资源链,加固乡村文化“精神底板”

蕉岭县根植本土,传承客家文化精髓、汲取红色文化养分、创新大众文化形式,让文化下乡更接地气。首先,贴合村民“本色”,发展大众文化。大众文化的兴起与传播是思想解放和文化生活趋于丰富多彩的标志。党的十九大召开后,县文体旅游局举办十九大文艺宣传晚会,在8个乡镇巡回演出。以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方式推广大众文化,既展现了文艺爱好者良好的精神风貌,也丰富了广大群众业余文化生活。其次,挖掘地方“特色”,传承客家文化。历史传承积淀的客家文化是推动当地乡风文明建设的一股持久力量。蕉岭县积极开展地域文化抢救工程,对有价值的乡村非遗文化项目、有特色的民间民俗文化加强保护力度,推进客家山歌等重大题材艺术创作和传播展示。三圳镇招福村以在主村道建设文化墙的形式宣传客家孝道文化,引导群众潜移默化地继承和接力优秀的客家文化。最后,聚焦历史“底色”,弘扬红色文化。作为原中央苏区县,蕉岭具有光辉的革命历史和丰富的红色资源。三圳镇以东岭村入选省级红色村党建示范点为契机,深度挖掘红色资源,讲好红色故事,丰富红色文化内涵,把位于该村的蕉岭县革命历史纪念馆打造成开展红色教育、传承红色基因的品牌阵地,红色文化蕴含的崇高价值深入人心。

(二)瞄准载体,对接需求链,强化乡村文化“阵地弱项”

蕉岭县立足群众需求,紧抓文化阵地建设,着力打造图书馆总分馆、“三多三促”农村文化俱乐部、文化服务中心三大文化阵地,形成了主题鲜明、定位清晰、群众广泛参与的立体式文化服务网络。第一,入馆学习,群众有“知”可求。作为全省试点,该县按照“三个统筹”、“五个统一”的要求,即统筹县域内公共文化经费、资源、人员,统一领导管理、统一服务目录和标准、统一资源配给、统一人员培训、统一绩效考评,投入138万元建起1个总馆、8个镇级分馆、12个村级服务点的三级公共文化服务平台,既让群众有了学习知识的场所,又极大丰富了学习资源。第二,入室休闲,群众有“乐”可享。截至2018年12月,全县共建设了29个农村文化俱乐部,其中7个为示范点。文化俱乐部包含有器乐室、展览室、健身室、电影放映室等多个功能室。广育村党支部书记、村委会主任黄忠铎说:“有了文化俱乐部,大家闲下来就有了去处,可以下象棋、看电影、跳广场舞,相比以往只能打牌打麻将,层次提高了很多。”第三,入场培训,群众有“经”可取。以文体旅游局牵头,把活跃在农村的文化能人、民间艺人组织起来,并对相关领域代表进行培训,鼓励和支持基层文化实践者多创作取材于身边的人和事的文艺作品,调动农民群众参与文化生活的热情。

(三)创新驱动,延长效能链,促进乡村文化“机制升级”

文化下乡不但要下得去,更在于“立得住、站得稳”,尤其是文化设施建设,不能一建了之。而如何引导广泛的社会参与,实现多元供给,对体制机制的创新则更为迫切。一方面,完善服务网络,“固”好文化体系。以满足群众需求为目标,蕉岭县加大资金投入,完善设施,健全网络,形成了覆盖面广、功能完善的县镇村三级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在村一级建有休闲文化广场、篮球场、文化活动室、农家书屋和文化信息共享工程服务网;推动管理权限向县级上移、服务重心向基层下移,如在图书馆建设中,县图书总、分馆使用统一管理系统,分别设立各分馆、服务点的馆藏数据库,实现全县图书资源的通借通还。另一方面,健全激励机制,“引”好社会风尚。祖籍蕉岭的丘成桐院士为支持家乡文化教育事业,积极推动“纪念卡拉比-丘理论发展40年”国际会议在蕉岭举行。为弘扬丘成桐院士对世界数学和物理领域作出的卓越贡献,蕉岭县在桂岭新区石窟河观景平台设立卡拉比—丘成桐空间雕塑,既鼓励莘莘学子奋勇前进,也激励着蕉岭新乡贤积极发挥模范带动作用,引领乡村文明新风尚,为文化振兴“添力量”。

 

蕉岭县坚持因势而变、变中求新,整合发力供给侧,精准对接需求侧,更好地满足人们多样化、多层次、多方面的精神文化需求,以文化浸润引领时代人心。

(一)汲取地域文化养分是推动乡村文化振兴的重要举措

特色鲜明的地域文化是中华文化的有机组成部分,是中华民族的宝贵财富。乡村文化振兴要在“接地气”的地域文化中汲取养分,以文化认同增强向心力、凝聚力。蕉岭县立足乡土民情,支持打造农村“文化祠堂”,开展“传家规、立家训、扬家风”活动,传承优秀家风,传播社会正能量;建设一批镇村“道德讲堂”,通过邀请身边好人到讲堂宣讲,进一步引导村民树立崇德向善、见贤思齐的价值理念,潜移默化地将道德规范融入日常生活。通过寻找共同的历史记忆和文化基因,建立价值共识、实现道德传承,为文化振兴注入强大动力。

(二)创新载体形式是提高乡村文化建设效能的关键环节

发挥文化“以文化人”的作用,离不开对优秀文化的广泛传播,而优秀文化的传播则需要立足于载体形式的创新。蕉岭县依托乡村公共文化服务设施,如文化俱乐部、文体广场等,因村制宜大力开展文化下乡、书写春联、免费赠阅图书、文化结对帮扶及文化种子工程,以群众喜闻乐见的形式把更多优秀文化带进乡村,丰富群众业余生活,发挥文化惠民、文化利民、文化亲民和文化为民的功能,为文化振兴聚能提效。

 

(三)需求本位是打通文化下乡“最后一公里”的必要前提

如果不了解群众需求、漠视群众诉求,文化下乡往往会沦为“填鸭式”灌输,一刀切的政策、齐步走的建设,不仅供需不对口,甚至让群众“消化不良”。蕉岭县坚持需求本位,立足地方实际,建设多功能乡村综合文化中心,打造业余文艺队伍,开展“我们的节日”等民俗活动,广泛吸引村民参与文化活动,推动了政府“送文化”向群众“种文化”的转变,打通了文化下乡的“最后一公里”。

(四)丰富时代内涵是强化文化育人功能的核心推动力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只有站在时代前沿,引领风气之先,精神文明建设才能发挥更大威力。”蕉岭县在各镇村积极开展移风易俗活动,摒弃落后的传统习俗,抵制腐朽的文化内容;引导村庄制定、修订村规民约时,把弘扬优秀传统文化与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相互融合,利用主要道路沿线、村道墙壁等设置核心价值观大型宣传牌、灯箱广告、灯杆条幅、主题墙绘,培育村民树立诚实守信、崇尚科学的价值观念,为文化注入时代内涵,更好发挥文化育人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