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专题研究 > 民族地区研究

新中国成立以来独龙族帮扶工作的演进与启示

作者:毛晓玲 毛 燕  责任编辑:王铭鑫  信息来源:《黑龙江民族丛刊》2020年第4期  发布时间:2021-01-21  浏览次数: 64

 贫困是一个世界性难题,如何摆脱贫困进而实现小康,一直是各族人民的梦想。进入新时代,独龙族打通了阻碍全面小康的“最后一公里”,实现了历史性巨变,探索出一条具有自身特色的扶贫和小康之路,是人口较少民族消除绝对贫困的成功典范。本文探讨了独龙族长期深度贫困的原因,回顾了新中国成立以来独龙族历经救济式、开发式和内生式帮扶的三个阶段及其特点,总结了独龙族帮扶工作取得的经验。纵观独龙族脱贫历程,充分彰显了党的领导的根本政治优势和国家制度的显著优势。

关键词独龙族;贫困原因;帮扶历程;整族脱贫


2020年是打赢脱贫攻坚战、决胜全面小康社会的收官之年,也是实现第一个百年奋斗目标进而为第二个百年奋斗目标打好基础的关键之年。独龙族是我国总人口在30万人以下的28个人口较少民族之一,是云南省特有民族之一,又是一个跨境民族,主要聚居在怒江傈僳族自治州(简称怒江州)贡山独龙族怒族自治县(简称贡山县)独龙江乡。长期以来,贫困像一顽疾深深困扰着独龙族地区,消除和摆脱贫困进而建成全面小康,一直是党和国家、独龙族群众的共同梦想。在国家的大力帮助下,2018年底独龙族实现了整族脱贫。2019年4月,收到独龙江乡党委的来信后,习近平总书记深情地回信并祝福:“祝贺独龙族实现整族脱贫!”[1]这件事体现了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对人口较少民族的牵挂,彰显了“全面实现小康,一个民族都不能少”的各民族一律平等的根本原则。

一、独龙族长期处于深度贫困的主要原因

独龙族贫困具有整体性深度贫困的特点,致贫的原因有其特殊性和复杂性。新中国成立时,独龙江乡给世人的印像是云南省乃至全国最偏僻、最遥远、最原始、最封闭、最贫困、最落后的乡镇之一。

(一)地处极边之地,自然条件差

独龙江乡位于云南省最西北角,地处贡山县西部,距县城79.98公里,东邻丙中洛镇、茨开镇,北邻西藏自治区察隅县,西、南邻缅甸联邦共和国克钦邦葡萄县,是西南边疆的极边之地。地理环境复杂,高山峡谷,自然条件恶劣,境内山谷高深,最高海拔4969米、最低1200米,海拔落差达3769米,85%的耕地坡度都在35度以上,坡陡坪坝少,耕地更少[2]。同时,独龙江乡地处封闭,长期与世隔绝,鲜为外界所知。直到1999年修通贡山县城至独龙江乡的简易公路前,这里每年因大雪封山而与外界阻断联系的时间在6个月以上,独龙族赖以生存的环境和发展的条件都十分恶劣,进村公路、学校、卫生院等的建设成本远远高于国家正常标准,这种自然条件导致的贫困不是个别贫困,而是区域性贫困,呈现出整体贫困和条件型贫困的特征。

(二)社会发育处于低层次

新中国成立前,独龙族面临的不仅是原始、封闭和贫困,还有反动统治者、外国侵略者和其他民族土司的歧视与压迫,他们被征缴山税、摊派盐贷、强迫劳役、掳掠为奴,人口出现“负增长”。新中国成立后,在党的领导下,独龙族“从原始社会末期奇迹般地跨越了几个社会发展阶段,一步迈入社会主义社会,但多层次社会形态下的低层次发展水平造成的‘先天不足”[3],并未伴随社会形态的跨越而得到解决,社会形态的“一步走”并不能代替生产力发展的“千百步走”。新中国成立后我们国家制定了宪法,并通过民族识别等政策措施,使独龙族以中华民族平等一员的身份登上历史舞台,其生产关系发生了“一步跨千年”的根本性变化,但生产力的发展并没有随着生产关系的变化而发生同步跨越,在短期内难以使生产方式得到根本性改变,这是独龙族仍然处于整体性深度贫困状态的历史因素。

(三)生产生活水平极度落后

新中国成立初期,独龙族使用的生产工具十分简陋,尚处于木器、竹器、小型铁器并用的时代,还没有从锄耕过渡到犁耕阶段;与生产工具相适应的极其原始、简单粗放的生产习俗有两种:一种是以刀耕火种为主的农业生产习俗,另一种是采集、狩猎和捕鱼的生产习俗,其地位仅次于前者。截至1950年,独龙族地区没有集市、商人,处于以物易物的近似等价或者不等价的交换阶段;社会分工不明显,只存在男女之间的自然分工;独龙族住房皆为茅草盖顶的简易木板房和篱笆房,没有水电路等任何基础设施;独龙族还处于原始社会末期,人民生活十分贫苦,没有商品交换,过着食不果腹、衣不蔽体、房不御寒的原始生活状态。20世纪90年代,“独龙江乡群众除了靠国家救济粮,还要靠挖野菜、打猎、打鱼等贴补生活[4]。这是独龙族长期呈现出整体性贫困的经济原因。

(四)文化教育医疗事业十分落后

新中国成立初期,独龙族没有文字,自古以来采用木刻和结绳来记事和传达信息。教育发展严重滞后,劳动者素质偏低。直到解放前独龙江仍然没有一所学校,只有2人到内地读过高小。“1952年3月,独龙江乡兴办第一所小学(巴坡小学)1969年在孔目(今孔当)小学开设了附设初中班,即后来的独龙江中学,也称为贡山县第四中学。[5]新中国成立前独龙江没有医疗卫生机构,长期缺医少药,群众一旦生病,不是杀牲祭鬼、祈求神灵救苦解难,就是听天由命甚至坐以待毙。新中国成立后,该乡设立了卫生所,但由于工作环境艰苦,医疗状况改进缓慢。1999年独龙江乡卫生院的房子还是用铁皮盖的土墙房。总之,独龙江乡的文化教育医疗卫生事业仍然十分落后。

二、新中国成立以来独龙族帮扶工作演进的特点

(一)1949—2000年:“救济式”帮扶阶段

“救济式”帮扶就是将帮扶资金、生活用品和生产工具等直接发放给贫困农户。这种帮扶形式被形象地称为“输血”式扶贫,贫困农户容易养成“等、靠、要”意识。新中国成立后,国家和云南省出台了许多优惠帮扶政策措施,进行了长期的全面的救济式帮扶工作。

新中国的建立,使独龙族实现了生产关系上的历史性“千年跨越”。1949年8月贡山县宣告解放,从此,独龙族结束了一个黑暗的旧时代,从原始社会“一夜跨千年”,跨入平等、团结、友爱的祖国大家庭中,以中华民族平等一员的身份登上国家政治经济生活的历史舞台,开启了一个崭新的新征程。在新中国成立初期,根据独龙族人民的需要,党和政府直接给独龙族群众发放单衣、棉衣、棉毯等生活用品,发放犁头、板锄、砍刀、镰刀、斧头、玉米脱粒机和打谷机等铁制的生产工具,无偿提供口粮,实行免费医疗等,帮助独龙族群众解决了生产生活上的燃眉之急。1956年,党和政府在云南省专设“直接过渡经费(1956至1964年)”等,依据独龙族社会经济发展的特点,在独龙江地区不进行土地改革,而是依靠广大人民群众,尊重其社会内部的传统习惯,团结、改造爱国民族上层人士,大力帮助发展生产,组织互助合作,逐步消灭原始落后因素,使独龙族从原始社会末期直接而又稳妥地进入了社会主义社会的发展阶段,实现了生产关系上历史性的“千年跨越”,为独龙族的发展创造了根本的政治条件。

贡山独龙族怒族自治县成立,使独龙族第一次实现了政治上的历史性飞跃。1956年10月1日,贡山独龙族怒族自治县成立,确立了独龙族人民当家做主的政治地位,赋予独龙族当家做主和管理本民族内部事务的权利,充分调动了独龙族群众建设自己家园的积极性。此外,还组织部分独龙族群众到内地参观学习。1999年《贡山独龙族怒族自治县自治条例》颁布,为独龙族平等、团结、自治、发展提供了根本的法律依据,进一步保障了独龙族当家做主的政治权利和管理本民族内部事务的自治权利。同时,在各级人大、政协中也配备了独龙族的代表,在政治上独龙族实现了历史性飞跃,为独龙族管理本民族内部事务提供了根本的政治和法律依据。

贡山县被确定为国家级贫困县,加大帮扶力度,使独龙族面貌发生了的历史性变化。改革开放后,国家启动了“开发式”扶贫政策,1982年开始实施的“三西”专项扶贫行动到1986年国家专门实施的区域性开发扶贫计划,再到1994年集中力量推进的“八七扶贫”攻坚战略等,开启了波澜壮阔的大规模减贫历程。这期间,云南省也明确提出“决不让任何一个兄弟民族在共同发展的道路上掉队”的战略要求,在外源性动力机制的助推下,独龙族加快了发展步伐。根据1986年的贫困县标准和1994年重新调整的贫困县标准,贡山县先后两次都被确定为国家级贫困县,国家在独龙江地区实施了解决“食不果腹”问题的“温饱工程”,为独龙族加快发展创造了经济社会条件。

长期派驻民族干部和技术人员进村入户进行帮扶,使独龙族实现了历史性的跨越发展。新中国成立后,在各民族“政治、经济、文化上一律平等”政策的支持下,党和政府采取长期派驻内地民族干部和技术人员进村入户发展生产,向独龙族群众传授先进的耕作技术,开垦水田、改造田地并开始兴修水利,逐步推广适宜于当地自然条件的农作物新品种。同时,兴办教育,发展医疗卫生事业,培养民族干部等。1999年,独龙江乡在国家和驻村工作队的帮扶下,投入资金近亿元,“修通了由贡山县城至独龙江乡的简易公路,结束了最后一个民族不通公路的历史[6]这条“路”既是跨江的桥、进乡的路,更是独龙族消除和摆脱贫困之路。从此,独龙族实现了由汽车运输代替人背马驮,从封闭走向开放,开始了加快发展的历史性跨越。2000年11月,云南省“两山”(基诺山和布朗山)综合扶贫开发试点启动,这也是党和政府集中力量扶持独龙族等人口较少民族发展的前奏曲。

总之,这一阶段独龙族地区的帮扶工作经历了从救济式到开发式扶贫的转变、帮扶主体由“一元结构”(民族工作部门)逐步向“多元结构”(民族工作部门、企事业单位、社会组织等)的转变、帮扶工作方式由“救济式”为主逐步向“开发式”为主的转变,帮扶对象以独龙江乡即“区域型”为主、帮扶政策以“笼统化”为主,形成了独特的不照搬其他民族地区扶贫开发模式的循序渐进、井然有序的帮扶工作特点,为最终消除绝对贫困打下了坚实基础。

(二)2001—2012年:“开发式”帮扶阶段

“开发式”帮扶就是在国家必要的支持下,利用贫困地区的自然资源,进行开发性生产建设,逐步形成贫困户的自我积累、自我发展的能力,主要依靠自身力量解决温饱、脱贫致富。这种帮扶形式被形象地称为“造血”式扶贫。独龙族等人口较少民族的脱贫问题得到党和国家的高度重视。2000年春节,就如何加快人口较少民族的脱贫和发展问题,由费孝通先生向国家民委领导提出建议和倡议。2001年,国务院首次明确提出了“人口较少民族”这个概念。2005年和2011年,国家集中力量编制专项规划并颁布实施了《扶持人口较少民族发展规划(2005—2010年)、(2011—2015年)》,独龙族等人口较少民族迎来了由项目推进“开发式”发展的黄金期。此阶段,帮扶的主要举措有:

整体部署、加强领导。2002年,独龙江乡被优先纳入云南省100个边境民族贫困乡的扶持计划。2009年10月,云南省委领导深入独龙江调研,形成了促进独龙族实现跨越式发展的省委专题会议纪要。2010年,云南省专门编制了《云南省贡山县独龙江乡整乡推进独龙族帮扶综合发展规划(2010—2014)》(云办发[2010]2号),加强领导,高位推动,把规划的实施作为独龙族帮扶工作的首要任务和头等大事,确保落到实处。

对口帮扶、加强合作。对口帮扶是东西部先富帮后富,扶贫协作,最终实现共同富裕目标的大举措。独龙江乡整乡推进整族帮扶工作是沪滇合作的重点项目之一。2010年启动实施以来,专门编制了《上海—云南对口帮扶独龙族整族帮扶三年(2010—2014)行动计划的实施意见》《上海市对口帮扶独龙族发展项目规划》和《上海对口帮扶独龙江乡独龙族发展项目执行方案》等,本着“尊重群众意愿、解决群众最急需最迫切问题、让群众直接受益”的原则,理清思路、明确目标,确保项目全面实施。

形成合力、整乡推进整族帮扶。整乡推进整族帮扶是独龙江地区帮扶工作最鲜明的特征。“在省级层面成立了专项工作领导小组,突出和强化省级职能部门在项目规划、资金筹措等方面的主体责任,将扶贫责任落实到省级部门,由县、乡两级政府负责具体实施。[7]这是独龙江独龙族脱贫致富的新路子。

突出重点、民生帮扶。增进民生福祉是发展的根本目的,通过实施“安居温饱、基础设施、产业发展、社会事业、素质提高、生态环境保护与建设六项工程”[8],形成健全的农科服务体系、农村社会保障体系、农村社会事业服务体系,独龙族的帮扶工作进入了新阶段。

帮扶效果成效显著。一是经济发展迈上新台阶。2011年,“独龙江乡农村经济总收入639万元,农民人均纯收入达到1255元。”[9]二是基础设施建设取得新突破。2004年独龙江乡开通了卫星移动电话,2006年建成孔目电站,结束了我国最后一个民族不通电话、不通电的历史。此外,产业培育取得新进展、居住条件实现大改善、群众素质有了新提高。从根本上改善独龙族群众的生产生活条件,进而构建可持续脱贫致富的长效机制。

总之,这一阶段的帮扶工作进入了党和国家统一编制规划、集中力量全面推进的阶段,具有更加明确的帮扶对象和范围,更加聚焦于独龙族发展进程中面临的特殊性困难和问题,帮扶目标和任务更加清晰,帮扶措施更加多元化,为最终消除绝对贫困,进而实现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奠定了最有效的根基。

(三)2013年至今:“内生式”帮扶阶段

“内生式”帮扶就是根据贫困户不同的致贫因素,挖掘贫困人口的自身优势,采取吸纳就业、易地搬迁、产业教育、医疗扶贫等多种措施,培养贫困户的“造血”(内生发展)能力,使脱贫主要从“外生性”过渡到“内生式”的帮扶方式。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高瞻远瞩、深谋远虑,把扶贫攻坚工作提升至治国理政的新高度,将精准扶贫、精准脱贫作为实现第一个“百年奋斗目标”的主要途径和重要保障。帮助人口较少民族加快脱贫,特别是实现深度贫困地区民族的整族脱贫,又成为精准扶贫工作的贫中之贫、重中之重、难中之难。此阶段,精准扶贫的主要举措有:

编制精准扶贫方案。怒江州、贡山县两级政府共同编制实施了《独龙江乡脱贫摘帽攻坚方案》和《独龙族整族帮扶后续发展规划(2015—2020)》,这些规划涵盖“安居温饱巩固、基础设施完善、社会事业发展、产业发展体系、素质强化和生态环境保护六大项目工程”[10]。这些项目的实施为独龙族决胜全面小康社会奠定了坚实基础。

全面执行方案。通过精准识别,摸清底数,全乡认定贫困户611户2297人,确保帮扶对象精准;通过建设蔬菜大棚,养殖独龙鸡、生猪,投放独龙牛,种植草果、花椒、核桃、重楼等扶持项目安排,突出特色产业帮扶精准;通过“六大项目工程”的实施,共计投入资金13亿多元,确保资金使用精准;“通过发展生产脱贫119人、生态补偿脱贫166人、发展教育脱贫176人、社会保障兜底63人”[11],确保帮扶措施到户精准;通过村干部、驻村工作队、挂联单位派驻人员勤免尽责,确保帮扶工作管理精准。

形成层层监督的保障机制。加强帮扶工作的组织领导(省、州、县三级)和考核机制、建立协调推进机制、加强驻村帮扶机制、发挥群众主体作用的工作机制以及传导压力、强化责任落实等的监督保障机制。建立起了责任考核奖惩机制,明确了领导责任和部门职责,加强了考核和监督检查,实现严格奖惩。

精准帮扶效果突出,实现了整族脱贫。在多元主体的精准帮扶下,独龙族打通了脱贫攻坚的“最后一公里”,实现了历史性跨越。“2018年,全乡农村经济总收入2859.96万元,农民人均纯收入6122元。全乡建档立卡贫困户611户2297人已全部脱贫,独龙族实现了整族脱贫。”“村村通硬化路、通4G网络,家家有新居,户户有新业,人人有社会保障[10],这是全国人口较少民族决战决胜绝对贫困的一个缩影。

总之,这一阶段的帮扶工作在各级部门的合力支持下,独龙江乡迈入“内生式”帮扶为主的决战决胜贫困的新阶段,有以下特点:帮扶政策向“精准型”转变;帮扶主体形成了由政府、民族工作部门、挂包单位、贫困户结对帮扶干部(人员)、国有企事业单位、社团等组成的多元主体;帮扶的目标主要是实现整乡整族“两不愁”即不愁吃、不愁穿,“三保障”即义务教育、基本医疗、住房安全有保障;帮扶方式主要是以“内生式”发展为主;帮扶工作的对象是“家庭型”为主的整乡整族的推进。这一阶段也是独龙族实现整族脱贫进而转入到乡村振兴发展的新阶段,在独龙族发展史上具有重要的里程碑意义。

三、独龙族帮扶工作取得的经验

(一)基础在于党的关怀,自我发展是根本动力

新中国成立后,党和国家领导人一直心系独龙族群众的发展问题。1952年,根据民族意愿,周恩来总理正式命名了“独龙族”这个族名。1999年,江泽民总书记亲笔题词“建设好独龙江公路,促进怒江经济发展[12]2009年,胡锦涛总书记和温家宝总理也专门就解决好独龙族出行难等问题作出重要批示。2014年元旦前夕,习近平总书记在接到独龙江公路隧道即将贯通的消息后,立即回信:希望独龙族群众“加快脱贫致富步伐,早日实现与全国其他兄弟民族一道过上小康生活的美好梦想[13]2019年习近平总书记给独龙江乡亲们的回信指出:“脱贫只是第一步,更好的日子还在后头。[1]在党中央的重视和关怀下,独龙族群众从“让我干”转变为“我要干”,通过实施集中扶持,昔日封闭、原始、贫困、落后的独龙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历史性巨变。

(二)关键在于加强领导,明确帮扶的政治责任

在长期的帮扶中,始终得到省、州、县的坚强领导。1998年11月,云南省委主要领导带领省民委、省扶贫办的领导,徒步进入独龙江考察。在新时代实施精准扶贫时,成立了怒江州政府主要领导牵头、全省各级各部门为成员的领导协调工作组,按照“省级统筹补助、上海支持、州总负责、县乡落实、项目到村、扶持到户”的要求[14],形成纵向高位强势推进,横向部门协同攻坚的态势。省级有关部门切实落实部门责任,确保部门资金投入到位,指导州县搞好项目实施。州、县切实加强组织领导,分别成立以一把手为组长的独龙江乡帮扶工作领导小组,统一领导、统筹安排;分别派遣州级、县级帮扶工作队进村入户,扎实工作。各级各部门层层签订责任状,将任务分解到部门、落实到人,实现目标管理责任制,州县两级建立领导联系帮扶机制,落实州级领导联乡包村、县级领导联村包组、乡镇领导联组包户、党员干部结队帮户的帮扶责任。

(三)重点在于走出了以整乡推进为抓手,以整族脱贫为目标的新路子

由于受地理环境和社会发育程度的制约,独龙江乡经济社会发展非常缓慢。按照传统的扶持观念,根本无法改变独龙江的落后面貌。2010年以来,云南省多次专题研究独龙江乡扶贫攻坚问题,明确提出了“独龙江乡整乡推进整族帮扶整族脱贫”的思路,突出强调“全面性、系统性、整体性”的帮扶新特点,明确思路,稳步实施:一是提出“区域发展带动扶贫攻坚、扶贫攻坚促进区域发展”的工作思路;二是确定了“整乡推进整族脱贫”的目标任务;三是编制实施《独龙江乡整乡推进独龙族整族帮扶五年规划》《独龙江乡旅游小镇总体规划》;四是制定了“一年有起色、两年有变化、三年大翻身”的时间表;五是下发了《独龙江乡整乡推进独龙族整族帮扶三年行动计划的实施意见》;六是有计划、分步骤地建设基础设施、经济产业、社会事业、生产生活的若干工程项目,逐渐把一幅幅蓝图变成一个个美好的现实。

(四)根本在于提高素质,不断改善民生福祉的新举措

脱贫致富贵在立志和增进民生福祉。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注重扶贫同扶志、扶智相结合”。“智”和“志”是内力、内因,只有实施教育精准帮扶,才能“拔穷根”和阻断贫困的代际传递。进入新时代,独龙江乡突出抓好兴科教、强素质这两个重点,按照“立足当前改变一代人,着眼长远培养一代人”的帮扶思路,教育精准帮扶取得明显成效。“截至2018年年底,全乡适龄儿童入学率100%,初中阶段毛入学率100%、巩固率100%。”[15]此外,围绕独龙江乡特色产业的发展目标加强实用技术培训和基层组织能力建设,强化贫困群众生产生活技能培训,注重自力更生和家庭积累知识技能的培训;强化对独龙族群众旅游接待、旅游管理等方面的培训,注重旅游人才的培养。发挥主体作用,把贫困群众作为精准帮扶的决策、建设和受益主体,广泛调动困难群众积极参与精准帮扶的积极性,共建美好家园。

(五)力量在于形成整合资源、集中投入、做强产业支撑的新态势

发展产业是实现脱贫的根本之策,是推动帮扶工作从“输血式”向“造血式”转变的根本手段。在新时代的帮扶中,强化部门协调配合,整合项目资金和社会资源,形成多部门帮扶主体协作、对口帮扶单位(上海)大力支持、多渠道投入、多措施并举、多层次推进、多方力量参与、合力推进的精准扶贫大格局。坚持以规划为龙头、以项目为载体,整合资金,统筹安排,整合项目,统一实施,集中各类渠道资金用于独龙江乡的精准扶贫。坚持产业扶贫“强支撑”,突出抓好产业发展规划,按照群众增收近期靠务工务农、中期靠畜牧林果、长期靠民族文化旅游的产业发展思路,集中打造种植业、养殖业、旅游业三大产业。突出规模经营、科技扶贫、模式创新、综合发展的产业振兴之路,培育起适合独龙江乡村振兴的产业,发展壮大特色产业,探索和走出一条可持续发展的小康之路。

四、帮扶独龙族实现脱贫的启示

(一)彰显了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和国家制度的极大优势

办好中国的事情,关键在党。独龙江乡发生的沧桑巨变,充分证明了坚持和加强党的领导,是独龙族和其他全国各族人民的利益和幸福所在。在独龙族的帮扶进程中,充分发挥我党的政治和制度优势,领导协调全省各级各部门始终坚持高位推动、整族帮扶、整乡推进、整体规划、整合资源、整体联动的工作机制,立足全面动员、全员参与、全心全意、全力以赴、全面改善、全新跨越式发展的精准帮扶、精准脱贫。正如云南省委书记陈豪所指出的那样:“独龙江乡的发展巨变,记载了党中央和习近平总书记对独龙江乡、对独龙族群众深切关怀的历史画卷,让我们更加深刻地感受到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政治优势、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制度优势、中华民族大家庭的团结奋斗优势。[16]

(二)坚持把民族工作和扶贫工作相统一

独龙族整族脱贫的发展模式是云南省民族工作和扶贫工作的一个缩影,把民族工作和扶贫工作有机结合起来,这是70多年来独龙族发展的一条基本经验和前进方向,必须始终加以坚持。进入新世纪以来,针对独龙族发展的特殊困难和问题,云南省民族工作和扶贫工作部门组织开展各种形式、各种类型的调查研究,积极向国家以及有关部委汇报,争取给予政策、资金等方面的支持。进入新时代,独龙江在实施精准扶贫的同时,结合云南省民族团结进步示范区建设的国家重大战略,在独龙江乡打造一批示范村、特色村寨。2018年12月,独龙江乡被国家民委命名为第六批“全国民族团结进步创建示范区(单位)”。

(三)坚持自力更生与国家扶持及发达地区支援相结合

“只要有信心,黄土变成金。”在扶贫过程中始终坚持自力更生,尊重帮扶对象主体地位,特别是通过树立责任感、使命感和紧迫感,激发独龙族群众加快脱贫的内生动力,调动他们的积极性,通过自身辛勤劳动实现“自力更生、自建家园”,增强艰苦创业的主人翁精神。国家的扶持是独龙族加快脱贫步伐的前提条件。近年来,通过采取一系列特殊政策加大扶持力度,实现了独龙族群众聚居区经济社会跨越发展,在短时间内发生的变化可谓是翻天覆地。“人心齐,泰山移。”要强化东西部扶贫协作,汇聚起脱贫攻坚的强大社会合力。独龙江乡整乡推进整族帮扶工作是沪滇合作的重点项目之一。从2010年启动帮扶工作以来,沪滇两省市积极贯彻落实党中央和国务院扶持人口较少民族发展重大决策,合力推动独龙江经济社会全面发展。

(四)坚持保护生态环境与发展乡村旅游相结合

坚持把生态环境保护和发展乡村旅游有机结合起来,这是近年来独龙族发展的一条基本经验。践行绿色发展理念,着力推进“森林独龙江乡”建设,严厉打击破坏森林的违法行为,确保森林覆盖率只增不减。2001年,独龙江乡开始实施天然林保护工程。严格落实《独龙江保护管理条例》,严格执行退耕还林、封山禁牧政策,建立护林员聘用制度,有效保护生态环境。“2019年4月,全乡有313名生态护林员。”[7]同时,独龙江乡被誉名为“云南旅游的最后一片原始秘境”。积极推进“生态产业化、产业生态化”,大力发展乡村特色旅游产业,坚持走生态与旅游结合、以生态兴旅游、以旅游保护生态的特色新路,为生态保护插上旅游的“翅膀”。通过践行绿色发展与乡村旅游产业相结合,走出一条独龙族特有的乡村振兴之路。


参考文献

[1]习近平回信勉励云南贡山独龙族群众:同心协力建设好家乡守护好边疆,努力创造更加美好的明天[N].人民日报,2019-04-12(01).

[2]宋雪峰,.跨越发展共创和谐——独龙族迎来重大发展机遇[J].今日民族,2010,(1).

[3]毛燕,毛晓玲.云南民族地区经济发展面临的问题及成因分析[J].黑龙江民族丛刊,2011,(5).

[4]张帆,.“建设好家乡、守护好边疆”[N].人民日报,2019-04-14(01).

[5]黎沫君.中国西南边疆深度贫困区独龙江乡农村公共产品供给现状[J].农村经济与科技,2019,(6).

[6]袁程炜.整乡推进整族帮扶:独龙江脱贫致富新路子[N].云南日报,2015-12-08(08).

[7]怒江州委宣传部.整乡推进、整族帮扶助力独龙族整族脱贫[N].中国民族报,2019-4-19(06).

[8]刘苏荣.我国扶持人口较少民族政策实施效果调查[J].人民论坛,2015,(21).

[9]怒江州民族宗教事务委员会.沪滇对口帮扶独龙族发展工作调研报告[R].内部资料,2012.

[10]云南日报记者.独龙族:整族脱贫一跃跨千年[J].社会主义论坛,2019,(5).

[11]贡山县扶贫领导小组办公室.贡山县独龙江乡脱贫摘帽攻坚方案[R].内部资料,2016.

[12]李洋,.独龙族整乡推进整族帮扶发展模式研究[J].中国发展,2014,(6).

[13]习近平总书记就云南省贡山县独龙江乡高黎贡山独龙江公路隧道即将贯通作出重要批示[N].人民日报,2014-01-04(001).

[14]云南省民族事务委员会.云南民族宗教工作调研报告集2014[R].内部资料,2015:244.

[15]杨舒涵.独龙族整族脱贫的教育典型[J].中国民族教育,2019,(5).

[16]牢记总书记亲切关怀殷殷嘱托,同心协力共创更加美好的生活[N].云南日报,2019-04-15(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