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专题研究 > 妇女研究

四川省大小凉山彝区农村妇女精准脱贫研究

作者:陈成  责任编辑:陈静雯  信息来源:《农业经济》2020年第6期  发布时间:2020-09-27  浏览次数: 146

【摘 要】本文选取四川省大小凉山彝区为研究地,走访了相关部门和200位农村彝族妇女进行访谈,重点选取建档立卡精准贫困户中的23名彝族农村妇女作为深度访谈对象,运用Nvivo11质性分析软件对23份访谈资料进行数据处理和分析,探析影响其贫困的主客观原因,提出具有针对性、可行性的彝族农村贫困妇女精准脱贫路径。

【关键词】凉山彝区;农村妇女;精准脱贫


四川省大小凉山彝族自治州是全国“三区三州”深度贫困地区之一,也是“偏远地区”和“少数民族地区”的耦合地带,其脱贫攻坚得到了国家的重大关注。十九大报告提出“坚决打赢脱贫攻坚战,坚持精准扶贫、精准脱贫,重点攻克深度贫困地区脱贫任务”。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开展大规模专项扶贫行动,针对特定人群组织实施妇女儿童、少数民族发展规划”,这些重要论述为大小凉山的脱贫指明了方向和路径。

凉山州是我国彝族聚居区,有深度贫困县11个,建档立卡贫困人口97万。2013年底,贫困发生率是19.8%。精准扶贫以来,在总体贫困率下降的情况下,凉山彝族地区由于受到传统文化、家支制度等因素的影响,彝族妇女贫困的情况并没有得到相应的改观,其在贫困群体中的弱势地位还未得到根本性的转变。本文试图以四川省大小凉山的彝族农村贫困妇女为研究对象,分析其贫困现状与特征,探寻导致其贫困的原因,最后得出具有针对性的对策建议。

一、四川大小凉山彝区农村妇女贫困现状及特征

(一)调查对象基本信息

本研究的调查对象为四川大小凉山彝区相关机构工作人员和建档立卡贫困户中的妇女,走访200名妇女,随机了解相关情况,并且在这200名妇女里面,抽取23名在建档立卡贫困户家庭中的贫困妇女进行了深度访谈。对深度访谈原始资料进行整理得出调查对象基本信息(见表1)。

(二)数据的收集与整理

本报告运用Nvivo11质性软件将23份贫困妇女的访谈进行了加工整合为三级编码:手动编码形成15个开放式编码,再将开放式编码进行总结和整合得出6个选择性编码,最后抽象精炼出2个轴心编码(见表2,括号内代表参考点)。

(三)彝区贫困妇女现状及特征

1.经济贫困。

首先,就“入不敷出”来看,彝族贫困妇女的支出参考点(142)远远大于收入(62)参考点,看病吃药、人情往来、购买生活用品和供孩子读书的生活费是妇女最大的支出源头,被访谈妇女普遍反映自己个人收入远远少于支出。其次,就“来源局限性”来看,23名被访谈妇女的收入途径中最多的是种植红薯、土豆或玉米等单一粮食作物,以及养殖猪、鸡等家禽,种养殖目的是为了自给自足,并不用于出售赚钱。再就“家庭从属性”来看,主要体现在妇女的收入大部分依附于家庭,主要依附丈夫、成年儿子等家庭其他成员的打工收入。最后就“资源缺乏性”来看,主要体现在房产和土地资源的缺乏,户主一般是家庭中的男性长者,妇女缺少经济资源的占有权。





2.精神贫困。

一是就“社会交往半径小”来看,可由妇女平时使用的交通工具和去的最远地方来体现。在交通工具使用方面,妇女主要乘坐“大巴”或骑“摩托车”,而被访谈妇女中有很大部分表示自己不会骑摩托,出门只能乘坐车次很有限的村镇大巴往返。因此,出行的局限性大大减少了贫困妇女的社会交往机会。二是就“生活方式陈旧”来看,串门聊天、看电视是最主要的休闲生活方式。

3.健康贫困。

一是就“缺乏系统健康知识”来看,部分贫困妇女对健康知识的零星了解多来源于医生、亲戚朋友以及电视或政府的宣传。被访谈的大部分妇女表示对健康知识一无所知。二是“盲目就医”在彝族贫困妇女身上表现得极为突出,在对疾病的恐慌和对基本健康知识缺乏的双重缘由下,彝族妇女极易道听途说,听信“神医”的传言已屡见不鲜。对非正规医院的偏爱不仅让贫困妇女的一些小病无法及时治愈,而且让其家庭随之承担沉重的经济负担。

4.政治贫困。

一是从“参与社会公共事务意愿低”来看,妇女普遍由于身体差、没文化、没时间或没兴趣的原因而对村里的公共事务不关心,也有个别妇女认为村干部应该由男人来当,村里的大小事情应该由男人处理。二是从“维权意识缺乏”来看,贫困妇女普遍认为自己没有遇到过任何纠纷,如果遇到了,会采取自己忍受或找娘家人帮忙的解决方式,没有正确的维权途径,维权意识淡薄。




二、四川大小凉山彝区农村妇女致贫原因研究

(一)主观因素。

彝区农村妇女致贫原因的主观因素主要可以分为文化程度低、早婚早育、思想观念落后三个方面。首先,就文化程度来说,被访谈妇女受教育程度较低,“读书无用论”的教育观普遍存在。受教育程度低会导致彝族贫困妇女的汉语听说能力差,语言不通阻碍了妇女外出务工等获得经济收入的机会。其次,就早婚早育来说,彝族早婚早育是普遍状态,让妇女早早地局限于养儿育女的生活琐碎当中,是贫困代际传递的根源之一。最后,就思想观念落后来说,彝族妇女的“男尊女卑”思想较为严重,习惯性的将话语权交给男性。

(二)客观因素。

彝区农村妇女致贫原因的客观因素可以分为基础设施落后、自然条件不好两个方面。一方面,就“基础设施落后”上,被访谈贫困妇女普遍反映凉山交通、水电均较差。另一方面,就“自然条件不好”上,被访谈贫困妇女普遍反映凉山地理位置偏僻,山多地少、海拔高,资源匮乏,旱灾、涝灾等自然灾害频繁,农业基础设施抵御自然灾害能力极低。这两个方面不仅阻碍了当地经济的发展,同时制约了妇女自身的发展。

三、深入推进四川大小凉山彝区农村妇女精准脱贫的对策措施

(一)加大财政投资力度,夯实妇女生产基础。

政府应该加大对凉山的财政投资力度,加强凉山地区的基础设施建设,因地制宜制定适合凉山的经济发展规划,加强对国家扶贫政策的宣传力度,让彝族贫困妇女熟知产业政策,激发其脱贫致富的潜力,鼓励彝族妇女利用当地独特资源发展彝族特色旅游、彝族特色农业等产业,持续提高彝族贫困妇女的个人经济收入。

(二)提高妇女素质技能,强化妇女经济自信。

一是提高彝族妇女受教育程度,加大对其汉语听说水平的提升,让彝族妇女有能力在汉族地区进行正常沟通,从而有利于彝族妇女外出务工就业,增加彝族妇女平等的就业机会和经济收入。二是加大彝族妇女职业培训力度,多渠道多方式的展开培训,让彝族妇女掌握必要的谋生技能,摆脱经济收入的依附性与局限性,增强妇女的经济自信,提高彝族妇女的家庭地位。

(三)改善妇女观念意识,增加政治参与能力。

首先,政府应该通过制定相关法律与政策,为彝族贫困妇女的社会与政治参与提供强有力的制度保障和政策支持。加大贫困女性代表人数在村民代表大会中的所占比例,保证彝族农村妇女的政治参与率。其次,从妇女自身需要消除落后的传统观念。摒弃“男主外、女主内”“大事由男人说了算”的陈旧思想。

(四)开展移风易俗行动,抵制贫困代际传递。

我国彝族地区地处偏远,受民族传统文化影响深远。从当代的视角看,彝族文化中的许多“传统”已不适用于现代文明的发展,甚至诸如“读书无用”“早婚早育”“姑舅结亲”“重男轻女”等传统,已经严重阻碍了彝族妇女独立自主、脱贫致富的美好愿景,使得妇女贫困代际相传。因此,在我国“精准扶贫”的有利时机下,应大力开展移风易俗行动,建立一种软性的、社群性的社会控制机制,对彝族地区人们的日常生活形成约束力,提升彝族妇女的家庭、社会地位,从而阻止其贫困的代际相传。


参考文献:

[1]赖力,精准扶贫与妇女反贫困:政策实践及其困境——基于贵州省的分析[J],华中农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76.

[2]唐娅辉、黄妮,精准扶贫政策执行中的性别盲点与反思——基于政策执行互适模型的分析[J],湖湘论坛20183.

[3]蔡慧玲,社会性别视角下广西边境农村少数民族妇女贫困问题研究——以堪爱村为例[J],社科纵横,2016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