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专题研究 > 妇女研究

武陵民族地区农村女性老年人的生活状况以及对养老服务的需求研究——以恩施市为例

作者:姚 虹  责任编辑:陈静雯  信息来源:《云南民族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20年第4期  发布时间:2020-09-26  浏览次数: 249

 基于武陵民族地区恩施市农村老年人的实地调查数据,对农村女性老年人的生活状况以及对养老服务的需求进行了分析。研究发现,整体上农村女性老年人的生活状况不佳,尤其是受气候环境及饮食习惯影响,其风湿性关节炎、高血压等慢性病发病率较高。在养老服务的需求方面,农村女性老年人对医疗保健服务的需求最高,对精神慰藉服务的需求次之,对生活照顾服务的需求最低。具体而言,对医疗保健服务的所有项目需求强度均很高,对精神慰藉服务的棋牌场所及跳舞健身场所等项目的需求强度较大。由此可知,为提高互助养老的服务效能,应加强农村卫生室和活动场所的建设,以保障医疗保健和精神慰藉服务的实施;开展农村志愿活动服务时体现出一定的性别意识,以更好地满足农村女性老年人的需求;同时,通过完善农村养老经济保障,改善农村女性老年人的经济状况,促进其养老服务的消费。

关键词民族地区;武陵山区;农村女性老年人;养老服务;性别差异

 

一、问题的提出

2018年中国统计年鉴》显示,2017在我国60岁及以上群体中男性和女性的占比分别为48.4%51.6%。在80岁及以上群体中男性和女性的占比分别为43.0%57.0%

可见,同世界上其他国家一样,我国在日益加剧的老龄化进程中也呈现出“老龄人口女性化”和“女性老人高龄化”的特点。较之男性老年人,女性老年人的弱势积累效应更为明显,她们在生活状况及社会支持等方面有着更为突出的困难。[1]尤其是农村女性老年人,受性别和城乡双重不平等的影响,其老年生活更易陷入困境。[2]在身体健康方面,农村女性老年人不仅罹患慢性病数量最高,[3]生活不能自理的比例最高,[4]而且抑郁风险更高,抑郁程度更重。[5]此外,农村女性老年人受更高丧偶率及大量青壮年劳动力外流的双重影响,其可获得的照料资源更为匮乏,[6]其照料需求也更高。[7]所以,养老服务的开展要立足于需求,并在养老服务体系的构建上体现出性别意识。[8]

恩施市地处武陵山区,且是少数民族聚居区,在经济发展水平低下和青壮年劳动力广泛输出的背景下,其农村女性老年人上述的养老困境广为存在。恩施市在广大农村建立了互助养老服务活动中心,力图化解农村老年人的养老难题。但是,由于互助养老存在专业性服务缺乏的问题,导致老年人的养老服务需求难以很好的满足。作为更为弱势的农村女性老年人,她们特有的一些养老服务需求就更难以满足。为此,本文以恩施市农村女性老年人为研究对象,了解其生活状况以及对养老服务的需求,并植根于武陵民族地区经济文化社会发展的特点,进一步优化农村互助养老服务的构建模式,以此提高互助养老的服务效能。

二、恩施市农村女性老年人的生活状况

本文所使用数据来自于笔者于201668月在恩施市对其农村60岁及以上老年人的生活状况及养老服务需求的问卷调查,通过分层抽样和随机抽样相结合的方式,总计发放问卷900回收786份。其中农村男性老年人有效样本346农村女性老年人有效样本369个。本文将从经济状况、健康状况、婚姻状况、丧偶后的居住状况几个方面反映农村女性老年人的生活状况。

(一)经济状况

通过调查发现,恩施市农村女性老年人的经济状况普遍较差,具体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如表1所示。首先,在养老保险方面,还有许多农村女性老年人没有任何形式的养老保险。城乡居民基本养老保险是我国农村居民最主要的养老保险形式,虽然数额不多,但还是能在一定程度上缓解老年人的经济压力,增强其独立性。[9]然而,在恩施市的农村,还有18.7%的女性老年人没有任何形式的养老保险。这说明农村女性的城乡居民基本养老保险的参保率还有待提高。许多农村女性老年人参加了该制度也是因为2009年新农保制度实施时已年满60,可不用缴费直接领取基础养老金。其次,在养老储蓄方面,61%的农村女性老年人是没有任何养老储蓄的,这让她们的老年生活面临更多的不确定性。此外,农村女性老年人的文化程度低。文化程度的高低会影响到个人的就业、收入等,进而对老年后的经济状况有重要影响。恩施市的农村女性老年人中,小学及以下的占比高达88.3%,尤其是小学以下的占到53.1%。恩施市地处武陵山区,半个多世纪前更是交通闭塞、思想落后,所以广大农村女性老年人在当时很难接受到教育。教育程度上的弱势进而放大到了其他方面,导致她们的社会经济地位普遍偏低。




(二)健康状况

本文主要通过自理能力、慢性病情况以及焦虑感几个方面综合反映农村女性老年人的健康状况,如表2及表3所示。首先,在自理能力方面,恩施市的农村女性老年人中,整体上自理能力较好,不同程度失能者比例为10.8%。其中,部分失能者比例明显高于完全失能者比例。如果能对部分失能者进行一定的康复治疗,可减少其发展为重度失能的几率。其次,在慢性病方面,恩施市的农村女性老年人罹患慢性病种类位于前三位的分别是风湿性关节炎、高血压及脑血管病。恩施市地处武陵山区,雨雾多,日照少。尤其是农村,由于海拔高,山大人稀,气候更为潮湿。长期在这样的环境中生活,极其容易患上风湿性关节炎,严重者将影响其自理能力,导致失能。此外,恩施市作为土家族的主要聚居区,喜腌制、食用腊肉。腊肉含盐分高,若长期食用,诱发高血压病。而高血压又是导致脑血管病的主要因素,增加其失能风险。再次,在焦虑感方面,高达93.7%的恩施市农村女性老年人感到不同程度的焦虑尤其是经常感到焦虑的比例达到了50.9%。可见,恩施市农村女性老年人的心理健康堪忧。

(三)婚姻状况

受女性预期寿命更长及“男大女小”传统婚配模式双重因素的影响,相对于男性,女性更容易出现丧偶的情况,且这一情况在农村更多。[10]如表4所示,在恩施市的农村中,女性老年人丧偶的比例达到了39.8%。由于农村女性老年人往往对配偶有极大的依附性,一旦丧偶,她们可获得的养老支持将受到很大影响,养老风险也由此增大。首先,是经济收入上的影响。农村女性老年人经济来源单一,在经济上更加依附于配偶。如果没有子女的经济支持,她们的老年生活或将进入窘境。其次,是生活照料方面的影响。调查发现,丧偶农村女性老年人独居的比例达到了35.4%,也就是说有超过三成的丧偶农村女性老年人没有和子女居住在一起,且主要原因是其子女外出务工。恩施市是武陵山集中贫困连片特困地区之一,农村大量青壮年劳动力的外流使其空心化现象严重。所以,在丧偶与子女外出务工的双重影响下,恩施市的农村女性老年人独居的现象较多。再次,是精神慰藉方面的影响。由于丧偶,再加之独居,农村女性老年人在精神慰藉方面的问题将变得尤为突出,进而影响其心理健康。如前所述,常感到焦虑的农村女性老年人超过了五成。

三、恩施市农村女性老年人对养老服务的需求

如前所述,农村女性老年人由于身体健康状况欠佳,加之更易处于丧偶及独居的生活状态,她们对养老服务的需求可能呈现出一些特殊性。了解她们的这些需求,可使养老服务的开展更具有针对性,提高其服务效能。本文将养老服务划分为生活照顾、医疗保健、精神慰藉三大类。具体项目共12,其中生活照顾类包括帮助做饭或送饭、帮助洗衣服打扫卫生、帮助购物、行动不便时照顾;医疗保健类包括上门看病、陪同看病、定期体检、健康咨询;精神慰藉类包括提供棋牌场所、提供跳舞健身场所、陪同聊天、心理咨询。具体项目及农村女性老年人的需求状况如表5所示。


 


在三大类服务的需求上,恩施市的农村女性老年人对医疗保健的需求最高,高达75.1%的女性老年人表示对此类服务有需求;对精神慰藉的需求次之,55.8%的女性老年人对此类服务有需求;对生活照顾的需求最少,只有26.8%的女性老年人对此类服务有需求。恩施市属于喀斯特地貌特征,山脉层峦叠嶂,海拔高低起伏,农村居民的就医可及性一直是一个难题,具体体现在两个方面。首先,恩施市农村的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布局分散。农村的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包括乡镇卫生院和村卫生室,而村卫生室又是农村三级卫生服务网的网底,是农村居民获得最基本医疗卫生服务的载体。《2017年恩施州统计年鉴》显示恩施市乡镇卫生院14村卫生室191个。《2017年恩施州统计年鉴》显示恩施市有8个乡,5个镇,172个村。仅从数量上来看平均每个乡镇至少拥有1家卫生院平均每个村至少拥有1个卫生室。但是,由于受地形限制,即便是在同一个村,由于山大人稀,居住分散,农村居民去村卫生室看病也需要较长路程,看病十分不方便。值得注意的是,恩施市的村卫生室在近几年还有持续减少的现象。根据2013年到2017年的《恩施州统计年鉴》显示5年中恩施市村卫生室的数量依次为230个、225个、220个、200个、191平均每年减少近8个。而村卫生室数量的减少除了与“一村一室”政策相关外,还与乡村人口的外流和乡村医生的减少有密切关系。其次,同样受地形限制,恩施市的农村居民去县城医院或市区医院路途遥远,看病也极为不便捷。对于老年人,就医不便问题尤为明显。且农村的女性老年人,其慢性病患者又较多,所以她们整体上对医疗保健服务的需求最高。此外,在农村,尤其是偏远落后农村,女性老年人有着更为浓厚的“男主外女主内”的传统思想,认为操持家务及照料家人是自己应有的责任。所以,她们普遍对别人照料自己生活的方式接受度比较低,从而对生活照顾服务的需求最少。

在具体服务项目的需求上,恩施市的农村女性老年人也呈现出不同的需求强度。第一,在医疗保健类的项目中,需求强度从高到低依次为定期体检、上门看病、健康咨询、陪同看病。对定期体检和健康咨询的需求反映出农村女性老人健康意识的提高,对上门看病的需求反映出农村女性老年人对就医便捷性的渴望,陪同看病则反映出农村独居女性老年人的特有需求。第二,在精神慰藉类的项目中,需求强度从高到低依次为提供棋牌场所、提供跳舞健身场所、陪同聊天、心理咨询。其中,前两项的需求均超过了五成。在恩施市市区,大部分老年人都有打牌下棋以及跳广场舞的爱好。在农村,广场舞虽然是一个新生事物,但随着新农村的建设,许多农村地区为村民修建了跳舞健身的露天场所,只是其布局及场地都非常有限,偏远的山村则更为受限。不容忽视的是,随着恩施市农村从闭塞逐渐走向开放,村民的生活观念也在悄然发生改变,比如农村女性老年人对广场舞从认识到接受,再到喜爱和参与,对跳舞健身场地的需求逐渐明显。第三,在生活照顾类的项目中,需求强度从高到低依次为行动不便时照顾、帮助购物、帮助洗衣服打扫卫生、帮助做饭或送饭。虽然恩施市的农村女性老年人整体上对生活照顾类的需求不高,但在具体项目中,对行动不便时照顾的需求稍高一些。这与前文所述的大量丧偶农村女性老年人的独居生活是密切相关的,独居者一旦自理能力出现问题,其独立生活的能力就会减弱甚至丧失。

四、研究结论及对策建议

(一)研究结论

本文基于恩施市农村的实地调研发现,恩施市的农村女性老年人生活状况堪忧,经济状况、健康状况以及婚姻状况都呈现出问题。经济状况方面,不少农村女性老年人还存在没有城乡居民基本养老保险、没有养老储蓄的情况,经济保障的缺乏使其老年的基本生活更易陷入困境。健康状况方面,农村女性老年人虽然自理能力较好,但慢性病情况及心理健康状况较差。其中,风湿性关节炎、高血压的发病率较高,这与当地的气候环境及饮食习惯相关。婚姻状况方面,农村女性老年人的丧偶比例较高,丧偶导致其养老支持减少,将面临更大的老年风险。此外,由于当地大量青壮年劳动力的外流,农村女性老年人丧偶后独居的比例也较高,其老年风险进一步加大。

恩施市的农村女性老年人在养老服务的需求方面,呈现出一定程度的特殊性。在三大类服务中,她们对医疗保健类的需求最高,对精神慰藉类的需求次之,对生活照顾类的需求最低。在具体的服务项目上,其需求强度也呈现出较大区别。医疗保健类的项目中,对定期体检、上门看病、健康咨询、陪同看病的需求强度都非常大。恩施市的山区地形导致农村居民就医极为不便,加之农村女性老年人较差的身体健康状况,所以她们对医疗保健类的各项目需求均很高。精神慰藉类的项目中,对提供棋牌场所、提供跳舞健身场所的需求强度较大。同样由于山区地形的影响,恩施市农村的健身活动场所布局受限。与此同时,农村女性老年人对跳广场舞等娱乐活动的渴求越来越大,所以她们对其场地的提供产生了较大需求。生活照顾类的项目中,仅对行动不便时照顾这个项目上,农村女性老年人表示出一些需求。偏远农村的女性老年人由于“男主外女主内”的传统思想更为牢固,所以她们对别人照顾自己生活的方式接受度比较低。但是,由于其丧偶独居的现实情况,催生出她们对行动不便时照顾这个项目有一定程度的需求。

(二)对策建议

受经济发展水平低,山区地形等的限制,在恩施市农村建立社区养老的条件尚不具备。就目前而言,开展互助养老是恩施市农村一个更为现实更可行的选择。但是,互助养老的服务效能必须得以保障和提高,否则就会流于形式。所以,在恩施市开展互助养老要整合有限分散的养老服务资源,提高其服务的专业性。与此同时,考虑到恩施市农村女性老年人养老服务的需求特点,养老服务的开展应该体现出一定的性别意识。

第一,加强村卫生室的建设,促进医养结合。

在武陵山区的农村,一方面是农村女性老年人较差的身体健康状况;另一方面是由于山区地形、独居等原因导致的就医不便捷。村卫生室作为农村最为基层的医疗卫生机构,如能加强建设,必能提高养老服务的效能,更好地满足农村老年人的养老需求。首先,要合理规划村卫生室的布局。如前所述,村卫生室虽然能在数量上满足“一村一室”要求,但受制于武陵山区的特有地形,其布局非常分散,导致农村居民的就医极为不便捷。所以,在武陵山区设置村卫生室,可考虑根据地形、人口等合理布局,居住分散且人口较多的行政村可酌情增设村卫生室。其次,要提高村卫生室的老年医疗卫生服务能力。在基本公共卫生服务方面,以国家基本公共卫生服务项目为依托,切实做好老年人的健康管理,尤其做好老年人慢性病的筛查及早期干预。结合武陵山区的气候特点及居民的饮食习惯,给当地老年人宣传良好的饮食生活习惯,减少因潮湿天气、高盐食物等导致的风湿性关节炎、高血压等慢性病。在基本医疗服务方面,要提升老年病诊疗能力,增加对失能老人的医疗护理服务。当然,这需要村卫生室硬件设施水平的提高,上层医疗机构对村医进行培训及指导,以及村卫生室医疗卫生服务与养老服务的衔接。在武陵山区,尤其要注意村卫生室与老年人互助照料活动中心的毗邻建设、统筹规划、加强合作,从而整合有限的医疗卫生及养老服务资源,尽可能减少因地形限制导致的老年人难以同时享有基本生活照顾服务和医疗保健服务的情况。

第二,加强农村老年人活动场所的建设,丰富老年人精神文化生活。

随着交通的日益便利、网络的快速普及,武陵山区的农村与外界的联系越来越紧密,村民的思想从闭塞到紧跟时代潮流,老年人对精神文化生活的需求也越来越强烈。尤其是农村女性老年人,她们对跳舞健身活动的逐步认识和接受,再到喜爱和参与,催生了对跳舞健身场所的大量需求。在新农村的建设下,农村公共服务设施的建设有了很大改善,例如跳舞健身活动场所的修建,但还并不能较好满足老年人的需求。一方面,这些健身活动场所大多数是露天的,而武陵山区的多雨多雾气候特征使得户外活动受到诸多限制。另一方面,同样受山区地形的限制,跳舞健身活动场所的地点布局不尽合理,老年人前往较为不便捷。所以,对武陵山区农村老年人活动场所的建设不仅要提上日程,也要因地制宜。首先,将农村老年人活动场所的建设纳入农村发展规划,通过政府预算、福利彩票公益资金、社会捐赠等多渠道筹措建设资金。其次,农村活动场所的地点布局要合理,综合地形、人口等因素灵活、恰当选址,方便老年人前往。再次,利用废旧学校、村委会等建设老年人室内活动场所,减少因气候原因导致的活动受限现象。

第三,开展农村志愿活动服务,关爱老年人心理健康。

在武陵山区农村,由于大量的青壮年劳动力的外流,空巢老年人群体非常多,孤独是他们不得不面对的现实。而农村女性老年人,由于更长的预期寿命及“男大女小”传统婚配模式,其丧偶的比例更高,加之子女的外出,她们独居的比例也就更高。独居,意味着她们会更加孤独,难免产生一些心理健康问题。除了通过建设老年人活动场所,丰富女性老年人精神文化生活,促进其心理健康外,必要的心理疏导则能更专业地解决心理健康问题,提高女性老年人的生活质量。在经济、社会发展落后的武陵山区,心理慰藉方面的养老服务在农村提供还需要较长的时间。由此,可充分利用志愿活动的优势弥补该短板。尤其是要充分发挥当地湖北民族大学、恩施职业技术学院等地方性院校的优势,鼓励大学生参与志愿活动。当然,由于心理疏导的专业性要求,非专业人士在做该志愿服务前应进行相应的培训。通过志愿活动的开展,为农村老年人进行心理健康评估,尤其关注丧偶独居女性老年人的心理状况,有针对性地开展心理健康问题的预防及治疗。

第四,完善农村养老经济保障,促进养老服务消费。

养老服务的可持续性发展,需要促进老年人对其服务的消费意愿转换成为消费行为。而这一目标的实现,除了养老服务要满足老年人的需求外,还依托于老年人经济收入水平的提高,从而促进其购买能力的增强。基本养老保险是当前我国老年人收入的主要来源之一,对老年人的晚年生活起到了很大的经济保障作用,并能在一定程度上提高老年人的消费能力。然而,在武陵山区农村,还存在着一部分老年人,尤其是女性老年人没有参加城乡居民基本养老保险的情况。除了对政府在将来承担更大养老责任持有低期望值和所获补贴少使其农村居民的参保行为发生可能性降低外,[11]个人账户的产权不清晰和收益率优势的丧失也使其参与深度很低。[12]所以,城乡居民基本养老保险的进一步完善,除了要对基础养老金建立正常调整机制外,还需要建立起激励性的缴费机制,并对个人账户资金进行多元化的投资以实现保值增值。城乡居民基本养老保险的参保率及待遇水平的提高能促进农村老年人,尤其是农村女性老年人获得感的提升。


注释:

[1]姜向群,杨菊华:《中国女性老年人口的现状及问题分析》,载《人口学刊》2009年第2期。

[2]杨菊华,谢永飞:《累计劣势与老年人经济安全的性别差异:一个生命历程视角的分析》,载《妇女研究论丛》20134期。

[3]谭琳,贾云竹:2000-2010年中国老年妇女的状况变化及主要特征》载《老龄科学研究》2013年第2期。

[4]曾毅:《老年人口家庭、健康与照料需求成本研究》,北京:科学出版社,2010年版41-43页。

[5]杨斌,丁建定:《农村丧偶老年妇女养老保障方式研究——基于陕西省洛南县W村的调查》,载《华中农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63期。

[6]曾毅:《老年人口家庭、健康与照料需求成本研究》,北京:科学出版社,2010年版41-43页。

[7]张恺梯,郭平:《中国人口老龄化与老年人状况蓝皮书》,北京:中国社会出版社,2010年版143-147页。

[8]苏映宇:《性别视角的城镇居民居家养老方式选择研究——基于福州市的实证分析》,载《社会保障研究》2013年第6期。

[9]宁满秀,叶菲菲:《养老金收入对农村老年人生活满意度影响研究》,载《电子科技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6年第1期。

[10]王晶,朱淑鑫:《丧偶老年妇女养老的家庭与社会支持》,载《湘潭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4年第4期。

[11]苏祥:《农民参保行为研究——基于新制度主义的解释》,载《社会保障研究》20194期。

[12]董克用,施文凯:《从个人账户到个人养老金:城乡居民基本养老保险结构性改革再思考》,载《社会保障研究》20191期。